黔东南州官方新闻门户网站

 

首页 新闻 政务 图客 视频 文化旅游 黔东南故事 数字报

我到侗乡大利来

发布时间: 2018-12-12   作者: 徐明珍   来源: 黔东南新闻网 编辑: 王槐雪

大利侗寨

  黔东南新闻网讯 与大利的邂逅,缘于这次在榕江举办的全州通讯员培训。

  季节刚刚走进初冬,晨雾在暖阳里散去,同行的从江姑娘说,大利是一个还未被商业开发的侗寨,堪称深山里的明珠。作为侗家人,我们应该去大利,体验一次回家的感觉。

  大利距榕江县城不远,大约25公里左右。车子在山路里蜿蜒,转过一道又一道山弯,在深山幽谷中,我们进入大利寨门,满眼都是树,秋色斑斓。经过一片碧绿的竹林之后,车子停在了半山腰上。

  一下车我们就看到了一棵大楠树,差不多要两人才能合抱。这样的大楠树,少说也有上百年的历史了吧。 它就像一位饱经风霜的老人,不仅站成寨子里的风景,成为“风景树”,还时时刻刻的护佑着全村人,成为“风水树”。

  古楠树最茂密的树枝伸向寨子,我们顺着树枝的方向,从半山腰上俯瞰,整个大利侗寨映入眼帘,利洞溪弯弯曲曲从寨中穿过,潺潺的流水一路浅唱低吟流向远方,寨子里的木楼沿着溪岸向整个山谷错落有致地铺陈开去,寨子深处的炊烟袅袅娜娜地笼罩在上空,让村庄显得更加静谧而安详。

  山阴里屋顶的青瓦,就像挽在侗族妇女头上的土布头帕,青翠如黛,而那被阳光照耀着的墙壁,又恰似勤劳的侗家汉子们的脸,古铜如钟。

  鼓楼是侗寨的标志,在大利也不例外。放眼望去,鼓楼和学校成为寨子中最为醒目的建筑,两个一新一旧的对比,仿佛时空曾在这里长久停留、却又迈开脚步向前奔去……

  再进一道寨门,穿过横跨于利洞溪上的百年花桥,终于进到了寨子里,今天的大利比以往安静,村民都集中到东边一户人家吃喜酒去了,我们在寨子中安静地穿行,静静地感受她的美。走在小石子铺就的花街路上,走在被踏得锃亮的青石板古道上,看到那些爬满青苔的石砌屋基,以及曲径通幽的寨中小路,真想在这里小住几天,去除俗世的纷扰,过上几天让心灵放空的悠闲日子。

  小时候,我的一天是从石碓碾米的声音中醒来的。

  在大利的一个老粮仓旁边,又看到久违的石碓,我兴奋不已。年幼时经常跟着外婆用石碓碾辣椒粉,最喜欢模仿那“呃呜,哐啷嘚……呃呜,哐啷嘚……”的独特响声,那是乡村最古老的闹钟,也是童年熟悉的歌谣。随着机械打米机的出现,石碓已经慢慢退出了人们的日常生活,我小时候曾经踩过的石碓现在都不知到哪儿去了。而在大利很多农户的家里,石碓依然会按时令响起,春天打三月粑、乌米饭,秋冬做扁米、芋头糕,侗年有侗果、五彩糯米饭……

  石碓旁边有一块褚黄色的大石头,光滑而平坦,随行的姑娘告诉我这叫捶布石,大利的妇女到现在依然保持着穿侗衣的传统,自己制作面料,所以在制作侗布的时候,要把经过浸染的布料放在石头上反复捶打,直到上浆变软,经年累月,石头也染成了褚黄色,岁月也在一举一落的捶打中慢慢变老。

  在深谷小溪里,与世隔绝的大利人过着安静悠闲的生活,似乎不需要太多的思考。可粮仓的设计却让我体会到了大利人的独具匠心,这里的粮仓大多建在水塘中,粮仓的柱子浸没在水里,四周都被水包围着,奠基石和粮仓的柱子下部也做了上大下小的处理,这样设计不仅可以防火,老鼠也无法爬上去偷食了,一家人的粮食得以保全。

  曾经,水井是一个村子人气最旺的地方,家长里短,红白喜事,都会在井边热热闹闹。在这里,我还不得不说一说大利的闷墩古井。“闷墩”是侗语,意为角落里的水井,建于乾隆三十七年,井口有青条石垒成的拱门遮蔽落叶尘土,井坎上有石墩供人放置水桶,挑水起肩,水井周围青石块光滑而整洁,方便劳作。这样的古井,在大利大大小小有6口,其中泡劲古井因为能治疗大脖子病而得名。侗族人择水而居,水井是村庄的生命之源,像古树一样,接受村民香火供奉,在自来水入户后,水井闲了下来,但却仍然默默的守护着大利,滋养众生。

  随着现代媒体的推动和榕江旅游的发展,现在的大利,也越来越被世人所识。许多人慕名前来,在大利寨子里行走,除了会看到很多很老的房子外,也会看到很多新房子。而这些大多建于明末清初的老房子,随便一座都是国家级文物,唯一一栋木质四合院也正在由专业的文物建设单位进行维修,我们期待在修旧如旧的文物维修原则下,它又能以它健康而古朴的姿态让世人惊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