黔东南州官方新闻门户网站

 

首页 新闻 政务 图客 视频 文化旅游 黔东南故事 数字报

保护古建筑博物馆具有重要的历史意义——找出病灶定制良方,打造文物古建筑(传统村落)、博物馆防护“铠甲”

发布时间: 2018-12-17   作者: 张远卿 杨昌猛 孟繁茂   来源: 黔东南新闻网 编辑: 王槐雪

  责任——历史的重担需要人类共同承担

  习近平总书记最近就城市规划和建设作出重要批示:城市规划和建设要高度重视历史文化保护,不急功近利,不大拆大建;要突出地方特色,注重人居环境改善,更多采用微改造这种“绣花”功夫,注重文明传承、文化延续,让城市留下记忆,让人们记住乡愁。这为做好新时代城市规划建设管理和历史文化保护工作提供了根本遵循,同时也是对所有的历史文化保护与传承提出的明确要求。

  在人类发展的历史长河中,火,燃尽了茹毛饮血的历史;点燃了现代社会的辉煌。正如传说中的那样,火是具备双重性格的“神”。火给人类带来文明进步、光明和温暖。但是,它既是人类的朋友,又是人类的敌人。失去控制的火,就会给人类造成灾难。

  痛点——火灾是文物古建筑博物馆最大的危险

  文物古建筑(传统村落)和博物馆藏品是中华民族五千年灿烂文化的积淀和精华,记录和传承了中华文明,具有较高的文物价值、历史价值和艺术价值。做好文物古建筑博物馆防火工作,保护其不受火灾侵害,是全人类义不容辞的责任。

  2018年9月2日,巴西国家博物馆突发大火,这座拥有200年历史的拉丁美洲最大博物馆陷入火海,超过2000万件馆藏文物付之一炬,仅有10%的藏品得以幸存,损失无法估量。该起火灾对博物馆和文物古建筑消防安全管理工作重重地敲响了警钟。

  谁都不应遗忘,在中国,有着1300多年历史的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香格里拉“月光之城”独克宗三分之二被焚,烧毁房屋242栋;投资近10亿元,建了8年,尚未完工的亚洲第一高木塔——四川绵竹市九龙寺在一场火灾中成了灰烬;内蒙古自治区赤峰市宁城县大城子镇法轮寺东配殿发生火灾并烧毁。还有重庆风雨廊桥、贵州黔东南古寨、湖南洪江古城……都在近年接连遭遇无情大火。

  病灶——为啥文物古建筑博物馆容易“惹火烧身”?

  大部分文物古建筑博物馆都是土木结构,特别是中国西部少数民族集聚区(苗侗瑶土等)传统村落都是木、竹建筑,其火灾危险性主要体现在以下四个方面:

  首先,火灾荷载大,耐火等级低。木结构加上大量油漆涂料被涂抹在木材料表层,极易燃烧。

  其次,防火间距不足,容易火烧连营。无论是宫殿、庙坛、民居等,大多数以间距较小的单体建筑为基础,组成各种庭院和建筑群体,这种布局方式导致防火间距不足。

  再次,文物古建筑年代久远,消防设施先天不足。受先人们火灾防范意识的限制,普遍没有消防规划,消防设施匮乏,就连水源都是一大难题。有些文物古建筑地势复杂,道路不畅,消防车辆通行不便,很难及时施救。这些客观上的条件,成为文物古建筑博物馆防范火患的先天不足。而后天的失调更是直接加剧了火灾的频率和规模,比如工作人员的生活用火不慎、电器短路,游客在景区内玩火、吸烟等人为因素。

  最后,文物古建筑周围多种业态并存,管理问题复杂。许多文物古建筑存在商铺、住宿、娱乐、仓储和居民住宅等多种业态并存的现象,违规用火用电、使用液化气等问题比较突出,若周边场所发生火灾,很可能受到波及。

  难点——亟待厘清火灾问题的解决路径和办法

  作为列入全国传统村落最多的贵州省和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在消防界流行着“全国农村消防看贵州,贵州农村消防看黔东南”。这是以黔东南为代表的中国西部少数民族地区大量的木楼村寨,所面临的消防安全严峻形势的现实写照。中国古代荀子就灾害防控,早就有“防为上、救次之、戒为下”的确切论述。现行的《消防法》也明确消防工作的基本原则是“预防为主,防消结合”。

  尽管当地政府采取了很多措施和方法,也取得了一定的成效,比如在农村实施“五改”(房、电、水、路、厕)等,投入了大量的人力和财力,实施了百分之二左右的村寨。对火灾防控而言,只是在减少火源危害、实施事后施救方面起到了一定作用,但是木质结构房屋的易燃性依然存在,并没有得到任何改变。火灾发生的诱导因素多种多样,各种火源不胜枚举,防不胜防。因此,仅从火源防控和加强灾后施救方面做工作还远远不够,并没有从根本上解决问题。特别是黔东南拥有的309个国家级传统村落(占全国比例近10%,还在公示即将纳入的100个村落未计算在内),其消防安全形势异常严峻,传统的消防理念和措施,已无法避免火灾的发生,这是黔东南州长期面临的痛点,也是亟待解决的难点,更是保护工作的底线。

  策略——莫要有隐患而不去防范 有预见却无准备

  1、转变消防观念,源头防控火灾。现在各级政府及消防部门的工作主要偏重于火源控制和事后施救,对各类材料的防火阻燃处理,虽然有一些规范 ,要求大部分的建筑及其装修材料要达到难燃甚至不燃级,但实际上都存在执行不力、落实不到位的现象。

  因此,只有把各类建(构)筑物材料及其装修材料进行防火阻燃处理,使其从易燃、可燃级,达到难燃甚至不燃级,即使遇火也不会被引燃,离火自熄,这样才能从源头上减少甚至杜绝火灾的发生!

  2、修订相关规程(规范),加强执行监督。随着国家生态发展规划和绿色建材行动方案的推行,木结构建筑越来越多。住建部《绿色建材行动方案》明确提出的“四大绿色建材”中,木材、木塑、生物质建材都是可燃、易燃的(另一个是钢)!这也包括很多的装修材料木材、纤维、纸品也都是可燃、易燃的!还包括大部分的家具、电器(外壳、元器件)用的塑料等也是易燃的!这都是火灾发生的真正祸源。

  现行的《木结构建筑规范》已经执行了很多年没有修订,其中防火内容只是规定了不同的构件(梁、柱、椽、板)的耐火极限(2h、1.5h、1h、0.5h等),也就是只要求这些构件材料着火时,在规定的时间内不能坍塌,其目的是给人们留有一定的逃生时间。而对其材料本省耐火性能的提高,并没有任何要求!可能基于当时的认识水平或者木材防火阻燃处理的科技水平等原因,规范里没有体现。这样导致的结果是,木结构建筑一旦发生火灾,如果施救不及时,可能建筑物里的人员能够侥幸逃出(不排除烟熏火烤逃不出),而建筑物及其装修材料、家具、电器等财产都将荡然无存。因此,相关部门应尽快修订《木结构建筑规范》及其它相关规范(规程、导则等),对涉及的材料除了满足原来的耐火极限要求外,还要增加“耐燃能级”要求,都必须达到难燃级(B1)甚至不燃级(A)。同时,如果材料耐燃等级提高了,则其耐火极限也会自然延长!

  3、科技引领创新,研发产品装备。源头防控火灾,提高各类建筑材料及其装修材料的耐燃等级是根本。万一发生火灾,如何能够做到在火灾初起时就能及时扑灭,避免火灾蔓延扩大是关键。这就需要科技创新,一方面,要积极引导开发新型环保阻燃材料,对各类建筑物及其装修材料进行防火阻燃处理,同时要求这些阻燃材料必须无色、透明、环保,不会改变原有材料的外观和颜色,不得损害原有材料的性能,不能对人们和环境有任何危害。另一方面,要在现有消防报警、灭火技术基础上,开发更有效的消防装备器材和应急救援装备。

  其中,微型消防站建设是一个新的举措,已经提到了国家层面的议事日程,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已颁布了相关文件,关键是要抓好落实,更要再细化,要针对不同的地域、行业、场景要有不同的措施。

  期盼——火灾不再发生,悲剧不再重演

  综上所述,笔者认为,转变消防理念,对各类建筑材料以及装修材料经验防火阻燃处理,使其达到难燃级(B1)甚至不燃级(A),是减少甚或杜绝火灾的根本措施,不是等着发生火灾再去施救,那就为时已晚。当然,运用先进的、高效的、多功能的应急救护救援设施设备,达到救小、灭早、速到,力争把灾害消灭在萌芽状态,避免其蔓延扩大也是十分必要的。希望随着国家应急管理部门的成立和应急救援体系的构建,一定会从理念观念、法规制度、科学技术、产品推广、政策支持等方面有新的举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