黔东南州官方新闻门户网站

 

首页 新闻 政务 图客 视频 文化旅游 黔东南故事 数字报

陈圆圆隐身岑巩马家寨的智慧

发布时间: 2019-01-02   作者: 张维军   来源: 黔东南新闻网 编辑: 王槐雪

北京清史专家采访秘传人员永鹏(中)

  黔东南新闻网讯 自古红颜多薄命。绝代佳人陈圆圆也不例外。

  陈圆圆花容月貌,“盈盈冉冉”,却一生命途多舛,多次遭逢重大灾难,甚至是杀身之祸,但她都能化险为夷,表现出超凡的智慧和胆识。

  一次是李自成杀吴三桂一家三十余口时,陈圆圆也在北京家中,在被劫持途中,她与李自成手下大将刘宗敏斗智斗勇,巧妙周旋,最终虎口脱险,回到了吴三桂身边。

  其次是吴三桂死后,吴周政权迅速瓦解,吴三桂一家再次面临满门抄斩的危急关头,陈圆圆巧施韬略,将吴三桂子孙成功隐藏下来,躲过了灭顶之灾。

  陈圆圆的隐身智慧早有表现

  吴三桂被清廷赐封为平西王坐镇昆明以后,享起了清福。先是占据了五华山上的永历故宫,此宫素有“无双玉宇无双地,一半青山一半云”的美誉。在北门外为陈圆圆建造了一座奢华大苑,名曰“野园”,又称“安阜园”,楼阁耸峙,花木葱茏,园中心营建莲花池,几许歌榭楼台亭阁,一园莲波荡漾,仿佛人间天上。吴三桂仍不满足,还在滇中广纳美妾,引起正妃张氏极为嫉妒。此时,陈圆圆已是年过半百,自知“人老珠黄不值钱”,不愿与张氏和小妾争宠,主动与吴三桂保持距离。

  康熙十二年,清廷撤藩,吴三桂起兵造反。对此,陈圆圆是极不赞成的。她对吴说:“人生在世,不过数十年,何必称王称霸,争城夺地,涂炭生灵?我为王爷着想,不若自卸兵权,做个范蠡大夫,泛舟五湖,怎不快活?”吴说:“这是妇人之见。”陈圆圆知道已无可挽回,便说:“我侍候大王已有二三十年,时间不能算不久,长此奢华,恐遭天忌,请允许我削发为尼吧。”经过反复商量,吴三桂终于答应了她的要求。

  于是陈圆圆移居昆明宏觉寺,出家做了尼姑,改名“寂静”,号“玉庵”,诵经念佛,日夜不辍。吴三桂反清,陈圆圆认为时机尚未成熟,估计此行必败,定有大难临头。于是陈圆圆暗地里不断迁居于昆明近郊多个寺庵,茹素吃斋,一般人不知道她真身究竟在何处。

  吴三桂死后,周军形势急转直下,吴氏政权危机重重,吴氏家族,再次面临深重灾难。此时,陈圆圆在寺庵里感知到了灾难临近,担心养儿吴应麒及其孙子的安危,再也不能安心礼佛,于是“留影一帖而去!”

  从此,陈圆圆消失在众人和史家的眼中,下落不明。

  隐身三百年马家寨里现“真容”

  陈圆圆究竟去了哪里?史家们追问不休,直到三百多年后的上世纪80年代,“陈圆圆”才在岑巩县马家寨狮子山脚的绣球凸上浮现“真容”。

  原来,陈圆圆出家是出于长远之计,她早已预计吴三桂起事失败。她在寺庵出家,避开世人眼目,是为后来隐身马家寨做准备的。

  清康熙十八年(1679),吴三桂死后,周军兵败如山倒,吴周政权岌岌可危,陈圆圆见大势不妙,悄悄走出寺庵,在李本深派人护送下,带着吴应麒的两个儿子来到湖南衡州找到吴应麒,商量谋划未来。为防不测,他们决定让家人隐藏起来,以保存吴氏一门“根脉”。

  同年六月,吴应麒密令大将马宝护送陈圆圆至思州府龙鳌里搭茅洞,此时陈圆圆57岁。

  清康熙二十年(1681)十月,昆明城破,吴世璠、郭壮图等吴周政权核心成员纷纷自杀或逃亡。随后,清廷下令搜捕吴周残余,意欲斩草除根。

  面对血雨腥风的围追清剿,陈圆圆改变斗争策略,指示吴家子孙及其护卫全部脱下戎装,穿上民服,改名换姓,融入民间。

  陈圆圆将自己改名为“莲莲”,吴应麒改名为“启华”,吴三桂的两个孙子改名为“仕龙”和“仕杰”等等。将周边哨所全部改成村寨,将卫兵乔装成普通农民,购买山场土地,从事农业生产。

  为安全起见,她四处活动,俯下身子,遵从当地民俗,先是前往马家寨五里远的大树林陈家结亲,认大树林陈姓为“娘家”,带着吴氏子孙到周边的吴家湾认“族家”。得到周边少数民族群众认可后,陈圆圆广施善缘,如修桥铺路,修缮庵堂寺庙,开办学堂,救灾救难等等,无偿为周边群众做了不少好事,得到群众的支持拥护,把陈圆圆一家看成了“本地人”。

  为确保吴三桂子孙后代的绝对安全,她将长孙吴仕龙就近剃度出家,以防将来吴仕杰有什么意外,好还俗“延续香火”。

  康熙二十四年(1685),清廷追杀吴氏的风声渐小,陈圆圆、吴应麒带领吴氏全家走出搭茅洞原始森林,搬迁到狮子山下营建寨子安居,以九宫八卦阵布局,置江南民居四合院数十幢,寨子出入各有一道寨门,寨中大小宽窄一致巷道若干,迂回盘绕,形同迷宫,令外人望而生畏,不敢轻易闯入。为了安全藏身起见,也为了纪念“马军师”(马宝)的护佑之恩,陈圆圆将寨子起名“马家寨”。

  在严峻险恶的环境中,马家寨子孙一度产生绝望和消极的情结,陈圆圆为了激励吴氏子孙,亲自给吴氏排了字辈:应启仕大朝廷世宗勋名永能兴国继可裕坤。按照寨史秘传人的说法是,陈圆圆要求吴家子孙在强大的清朝势力面前,不再生打硬拼,直接对抗,要改变策略,从长计议。她激励吴家子孙,要卧薪尝胆,发奋图强,获取功名,大胆去清廷做官,一方面可以建立功勋,一方面可以振兴家国,这样才能继承吴三桂遗志,重新掌控乾坤,完成吴周大业,让子孙后代永享太平。秘传人说,陈圆圆排的这十八个字辈,是要求吴家子孙“十八好汉转杰”,就是马家寨吴家发展到第十八辈人后,要“重坐天下!”

  为何要选择马家寨藏身

  陈圆圆将这一切做得天衣无缝后,待马家寨吴氏子孙安全生活下来,于是就在马家寨附近的地安寺重新进入佛门生活。

  陈圆圆晚年出家,是在归隐乡梓的晚明兵部尚书郑逢元的指引下完成的。陈圆圆先后在思州府的地安寺和天安寺出家,直至康熙二十八年(1689)病逝,享年67岁。

  陈圆圆为何要将思州作为藏身之地,这正与郑逢元有关。郑逢元是思州府平溪卫(今岑巩县大有镇茂隆村)人,官至兵部尚书,明朝灭亡后,在昆明宝台山出家,晚年归隐茂隆老家老事老母,直至去世。

  原来,郑逢元与吴三桂是挚友,吴三桂曾力劝郑逢元出仕清朝,被坚决拒绝。陈圆圆在昆明出家时,与郑逢元有过往来,对思州府的情况大多来源于郑逢元的介绍。

  明末清初,思州府水陆交通便捷,是进退湘黔的锁咽之地,尤其是当地佛教盛行,建于初唐的鳌山寺就在马家寨几公里远的鳌山顶上。鳌山寺是佛教传入贵州最早的见证之一,因其住持通慧禅师成功治愈唐朝皇帝李隆基的疑难杂症而名扬禅林和史册。围绕主寺鳌山寺周围还建有四大脚庵,还有大小寺庵几十座。鳌山寺周边的搭茅洞一带,到处是郁郁葱葱的原始森林,龙鳌河从鳌山脚下汇入舞阳河,直奔沅江、洞庭。湘黔滇主干道从鳌山附近穿过。当时思州知府李敷治是吴三桂的心腹亲信,当地政治势力大都效忠吴三桂。种种有利条件,使陈圆圆有底气选择了这块天造地设的藏身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