黔东南州官方新闻门户网站

 

首页 新闻 政务 图客 视频 文化旅游 黔东南故事 数字报

工匠精神在大山里闪闪发光——《黔东南日报》“传承非遗技艺 助力脱贫攻坚”系列采访有感

发布时间: 2019-01-02   作者: 王道东   来源: 黔东南新闻网 编辑: 王槐雪

  黔东南新闻网讯 从2018年6月份到12月份,我们花半年的时间,冒着烈日酷暑,迎着刺骨严寒,穿过瓢泼大雨,越过崎岖山岭,来到传承人当中。

  他们多数人还并不为外人知晓,而他们的技艺不知流传了多少年月,他们的产品有的在市场经济下焕发生机,有的面临失传,记者与他们交流,记录他们的生活,记录他们的苦与乐。为细致入微的工匠精神所触动,他们的家国情怀在大山里闪闪发光

  作为记录者,越深入采访,我们越叹服于非遗传承人的研究精神。潘柔达研究芦笙研究得很深,他从水泵抽水的扬程原理中悟出了芦笙制作的原理。在芦笙场里,他绕场一周就能听出哪把芦笙有毛病。

  我们感动于传承人的坚守,敬佩于传承人的强的韧性, 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苗族剪纸传承人姜文英,从12岁独立完成自己的第一幅剪纸作品算起,至今,已从事剪纸30多年。有一个小盒子里整整齐齐放满她曾用过的“张小泉”牌剪纸刀。剪纸剪坏了上百把剪刀,由于长期使用,大多数剪刀柄都被磨得锃亮发光。

  没有时间的洗礼,哪来的大师作品。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侗族刺绣传承人龙令香 几乎把所有碎片化的休闲时间 ,都用来制作刺绣,就算当年在林场植树造林重体力劳动下,休息时,龙令香也抢着时间绣花。若是平时砍柴、割草、打猪菜等空隙,她也挤着时间“绣几针”。

  传承人话里行间,充满着对非遗工艺的特殊感情,对民族文化深入骨髓的酷爱。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苗绣传承人龙女三九,可以两天不吃饭,不可以两天不绣花。

  传承人经受苦行僧式的磨炼,也有着百炼成钢的意志。凯里市苗族刺绣传承人杨科礼,钉一颗扣子有一毛钱的收益,一件衣服7颗扣子,钉完一件衣服的扣子,有一块钱的工钱,她一天能钉四件衣服。这么微薄的收入,除了爱好,除了执着,不知道如何来形容。

  苗族没有文字,所有的药方都通过口传,记在了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苗族医药传承人王增世的大脑里。作为苗族医药的传承人,为了让它能够持续传承下去,他打破了传男不传女、不传外的旧规,不仅让家中的儿女、侄女都掌握了苗医知识。

  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苗族马尾斗笠制作技艺传承人吴远忠,他那双手因为一道产品上色的工序,十指已全部变黄,年月久了,染上的色已经洗不掉。

  传承人在制作产品,也在制作良心产品。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鸟笼制作技艺传承人王玉和他的鸟笼,可以承受160多斤的重量。

  苗族医药传承人龙薪臣经常用嘴识药尝药。有一次他尝‘虫’药,因药物毒性较大,导致嘴唇起泡。

  传承与创新一直是传承人的课题。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苗族芦笙制作技艺传承人莫厌学,花了大量时间进行试验、创新,将传统的6个音发展到24个音,使芦笙的音域更宽泛。

  工匠精神就体现在传承人精湛的工艺中。侗族银饰锻造技艺传承人李开琼,耐受一般人所不能耐受的苦,能做到常人所不能,一根999银原料,经过52次反复抽拉,他能拉出和头发一样细的银丝,在搓丝、掐花、镶嵌等30多道工序没有一个焊接点。

  银饰锻制技艺传承人唐胜兰认为,传承人不能只做低端产品供应者,还应当做高端产品的销售者。

  非遗传承人甘于寂寞、甘于清贫。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枫香印染技艺传承人杨万仁 在他的记忆里,大半辈子待在河坝村,除了干农活,就是做枫香染。

  传承人杨玉珊,可以将一根根分文不值的稻草编织成赚钱的草鞋。

  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侗族刺绣传承人陈显月通过做模、打面浆、粘布、拟模、贴面、镶边和绣花等数十道工序,制作一件完整的盘轴滚边绣精品。苗族泥哨制作技艺传承人陈应魁做好一个泥哨,能够拿到一毛钱。摆地摊,带着泥哨去敲商户的门,把泥哨传承了下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侗族木构建筑营造技艺传承人杨光锦将每根木柱用木枋连接起来,榫眼不能相差分毫。侗族刺绣传承人邰土芝 绣的花惟妙惟肖,引得蝴蝶停落在花上,引得蜜蜂嗡嗡地飞到花上 。

  我们感受到了非遗传承人的情怀。在县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侗族刺绣传承人陆婷身上,我们感受到了他们的工作的责任感,陆婷说,每帮助到一个残疾人的家庭时,我就觉得刺绣真的很伟大,它给了人脱贫致富的力量。苗族银饰锻造技艺传承人王国春建立全体员工分红机制,把企业在万达小镇3个店纯利润的30%作为红利,按份额每月分配给公司20户建档立卡贫困户员工、30户移民户员工和公司110名员工。

  侗族蓝靛靛染传承人陆勇妹带动妇女在家门口就业,内心是为了让更多留守儿童不再留守。

  非遗产业的萌芽有着许多偶然因素。苗族刺绣技艺传承人石传英第一次做销售,很不好意思,快到吃早饭了,才拿出民族服饰来卖,第一次卖衣服就卖得了1000元,这是她产业发展的第一桶金。像石传英这样经历的还有麻塘村的杨正英等人,她们勤劳,她们善良,她们坚守清贫,几十年如一日,制作民族文化的瑰宝。

  在机器逐渐发达的现代,手工产品显然受到冲击,从事手工的人越来越少。如此一来,手工更加弥足珍贵,传承人们花少半年甚至三四年才制作出自己的作品,传承人的技艺,传承人的精神,令人叹服。她们用辛勤和汗水创造了无数精美无比,精彩绝伦的作品,相信这些无价之宝必将留之后世,传之久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