黔东南州权威媒体门户网站

 

首页 新闻 政务 图客 视频 文化旅游 黔东南故事 数字报

千年思州古城的前世今生

发布时间: 2019-03-25   作者: 张能秋   来源: 黔东南新闻网 编辑: 王槐雪

思州古城全景

  黔东南新闻网讯 说起思州文化,便离不开对思州古城的研究,对此,笔者结合古思州的历史变迁,对思州古城的前世今生进行肤浅的探索。

  思州古城的兴废

  古思州的历史变迁。岑巩古名思州,位于贵州省东部,辖9镇2乡和1个省级经济开发区,总人口23万人,历史悠久,文化灿烂,是贵州省政治、经济、文化的先发地,史学界素有“先有思州、后有贵州”之说。

  古思州经历了漫长而纷繁的历史变迁。始名于唐,开府于明。春秋属楚,秦属黔中郡,汉隶武陵郡,南北朝时为“五溪蛮”地。唐开德元年(618)置羁縻思州,从那时起开始修建思州古城,至今有1400年历史。

  思州,是“五溪蛮”先民的原始聚居地,既苗族、侗族、土家族、仡佬族等少数民族居住的地方,直到明清改土归流,才有所变迁,一部分苗族往黄平、台江、凯里迁徙,一部分则往从江、广西方向。唐高宗永隆年间,思州田氏首领田克昌卜筑思州城。思州之名与田氏土司官有关,清康熙《思州府志·古迹》卷一载:思州“乃由秦汉以来以至唐宋,历千五百余年迄于元季,田氏犹得据而有之”。北宋徵宋大观元年(1107),思州田氏番部长田佑恭内附,南宋高宗绍兴二年(1132),仍命田佑恭为思州守令,成为思州最大的统治者。

  思州古城的兴盛。据《岑巩县志》记载,古城城区方圆总面积4平方公里,城周山川旖旎,气候宜人,是一个易守难攻的古府雄基山城。坐落于思旸镇洒溪(今名龙江河)、加溪(今名新安河)两水混合处,古称龙戏宝地。东连平贤、南接峨山、西靠龙头山(又名踞胜山、后山)、北为飞凤山(今名望城坡)。城池是一座多次性的土石建筑。有宋务川城之说,元代为清江城,明永乐十一年(1413),思州知府崔彦俊造城围2里,250丈,城楼3座,中楼228间,正统年间毁于兵燹。成化十七年(1471),知府王常复修,建有经历司、照磨所、狱司,筑城延褒1300步,覆以(楼)橹疏4门,因地势以建,架城楼钟鼓楼,东门曰迎署,南门曰通和,西门曰丰城,北门曰镇安。嘉靖辛亥年(1551)兵战再毁。隆庆三年(1569),知府张子中议迁于平溪卫城。万历十年(1582),知府蔡懋昭又筑后山古城90丈,按地势筑城高1.3至2.7丈,长320丈,垛口445个,城楼3座,高楼转角楼4座,铺8间,后山顶建敌台厅3间,明季兵毁。在清朝时期,古城又得到补修、增修,垛口增至546个,城门4个,西部山险不能设门,东、北各1门,南面大小各2门,称小南门为西门。城外围均用人工凿石方料叠砌,平整无缝,四方墙脚各开直径为1.37米、高1米的穷顶流水洞。

文笔塔

  城内建有思州安抚司、宣慰司大堂,文庙、状元桥、城隍庙、玉皇宫、天后宫、望江楼、望龙桥、踞胜台、瑞莲亭,城周有飞山庙、回龙寺、冷泉亭、雷神庙、芝草亭等81座古建筑。

  思州古城风光秀丽,有“山城唯有它风流”、“思州文物群落”之誉称,对于思州古城观,明清不少文人骚客曾吟诗作赋,有诗云:“层层古岸岚光锁,冉冉群峰景秀歜;眼前更是武陵胜,风光唯有思州幽。”

  思州古城的消亡。由于思州地理位置特殊,与湖南毗邻,是中原进入滇黔的要塞,因此思州成了兵家必争之地,至宋以来,思州战乱不休,既让这里的百姓饱受战争之苦,又让思州古城不断遭受损毁。其中影响古城建设莫过于发生在明永乐十一年(1413)的“二田争砂”。从宋王朝为加强对贵州各少数民族的统治,采取“固其疆域,参唐制,分析其部落,大者为州,小者为县,推其长雄者为首领,藉其民为壮丁”的羁縻政策,对当地土酋分别授予土知府、土知县等官职,使其“世龚世民,世经其民”,“谨守疆土,修职贡,供征调”,设立了一些羁縻州,用以安置归附的各族首领。从隋文帝开皇二年(582),授田宗显为黔中太守,那时已采用土司官制度,一直沿袭十四世田佑恭,田氏已是黔中最大的部落势力。因此,在南宋高宗绍兴二年(1132),任命田佑恭为思州守令,职衔为奉宁军承宣使,知思州军事,加贵州防御使等职。通过世袭,从十四世田佑恭又沿袭到二十六世田琛,明洪武二十年(1387),田琛袭思州宣慰使,明永乐十一年(1413)二月,因田琛与思南宣慰使田宗鼎争夺丹砂坑地构怨仇杀,据《贵州通志·前事志》记载:“永乐初,思州宣慰使田仁厚子琛,思南宣慰使田茂安子宗鼎嗣,以争砂坑地故,日寻兵……屡禁之,不能止。始命成以兵五万执之,潜入境执琛、宗鼎送京师。遂分其地为八府四州,设贵州布政使司”。双方血腥仇杀十余年,朝廷命镇远侯成顧率兵5万人擒至京师,被革罢、伏诛。并废除了思州、思南二宣慰司,对思州古城建设和发展造成严重影响。

  同时,思州古城历经朝代久远,风雨浸袭,在明清时期的兵燹、火灾等,让大量的文物古迹损毁,特别是民国时期的军阀混战、解放后的修建公路、建房等人为拆除,致使古城千疮百孔、残墙断垣。如今,思州古城垣今仅剩北墙155米、南墙236米,最高处5米、最低处1米。其中,半数被居民倚为房屋后墙,北墙脚尚保存排水涵洞,后山南北两处尚存150多米城墙基石。由于公路改造,建筑楼房,城隍庙、城门及四门楼、文庙、文昌阁等亦被拆除,仅尚存观音阁、禹王宫、洪氏祠堂等古建筑,龙江大桥、南门桥及砖房高厦代替了古式建筑,古城已基本消亡。

修复中的大南门

  思州古城的研究价值

  古思州是贵州的“桥头堡”,也是贵州的先发地,不仅在政治上、经济上和军事上对贵州发展具有深远影响,而且思州古城建设是中原文化与地方民族文化的有机结合,对研究贵州文化具有很高的历史价值。

  从交通上看。岑巩县与湖南省新晃、芷江等县邻近,这里是古代滇黔通往中原的咽喉之地。分陆路和水路,清代前,从思州府陆路主要有古道、驿道,先后设驿道5条,早在元年,曲靖至晃州(湖南省新晃县)驿由府境通过;水路主要有龙鳌河、龙江河、舞阳河汇合沅江、直达洞庭湖,船只运输往来黔东和湖广。商贸频繁,通过民间往来,让本地民族文化与中原文化相互渗透。譬如,在对思州古城的设计中,讲究阴阳风水,这里是龙戏宝地,又是龙江河码头,因此将思州府建设选址于此。一些古建筑沿袭中原特点,既有观赏性,又有适用性,譬如尚存的观音阁,在建设中保留着苗侗钟鼓楼风格,又引入中原阁楼建设的特点。

  从经济上看。由于交通优势,带动思州的商贸发展,使思州的制造业、手工业得到蓬勃发展,譬如,岑巩还完好地传承着千年的思州石砚雕刻和古法造纸技艺,思州石砚受端砚、歙砚等中原名砚的影响,民间艺人主要以象征皇权的龙、凤为题材构图沿袭至今;作为我国“四大发明”的古法造纸,流传至水尾镇龙鳌河一带已上千年,总之,地方经济的快速发展,为城池建设提供经济基础。

  从军事上看。由于思州是贵州前沿阵地,地理位置优越,古城处在龙江河、新安河的交汇处,前有河流,后面靠山,山险水急,易守难攻。城池建设以军事为主建筑城池,城墙上建连屋并盖陶瓦,架城楼置钟鼓,筑望台,主要以中原建筑风格为主,雄关漫道,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险,为城池提供安全屏障。

  从建筑上看。在古城建筑中,曾建有文庙、状元桥、城隍庙、玉皇宫、文笔塔等,这些是思州古文化的具体表现,同时,早在隋开皇二年(582)就实行了土司制度,沿袭土司管理长达八百年之久,是滇黔执行土司制度较早的地区,在古思州背后是滇黔广袤的民族地区,思州周边县市主要是以苗族、侗族为主,所以古城建设也含有苗侗风格,城区的居民,多数木房以“三柱二瓜”、“五柱六瓜”、“五柱七瓜”木房结构为主,柱子落地,区别于苗侗的吊脚楼建筑模式,让房屋更加实用,通过古建筑,对研究思州文化的发展变化具有重要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