黔东南州权威媒体门户网站

 

首页 新闻 政务 图客 视频 文化旅游 黔东南故事 数字报

登香炉山 探访传奇故事

发布时间: 2019-04-02   作者: 王康年   来源: 黔东南新闻网 编辑: 王槐雪

俯拍香炉山

  香炉山位于凯里市西北15公里处,因山形神似香炉而得名。香炉山历经亿年漫长的地质作用铸就了“壁立万仞,若戈铤相向”的独特地质遗迹景观,有“黔阳第一山”之称。自明朝洪武十四年(1381年)置清平堡以来,历代文人光顾香炉山都曾留下赞颂诗篇。如明代南京工部尚书孙应鳌、知州汪良、周瑛、巡抚杨春芳、诗人张守让、清平佥都御使李右、清代清平县知县刘樵、诗人张时杰、孙录等都曾留下诗词赞美,孙录的《香炉峰》写道:“惜哉此名胜,置之不得所,若便列中原,方岳难为伍!” 1914年由清平县更名为炉山县后,首任县长张宝书在“清平十景”诗《炉峰烟雨》中写道:“烟雨迷离不见峰,炉山隐约凯城东;若有若无洵难画,叠叠楼台锁雾中。”如此胜景,依照中华民族寄托自然景观传承文化思想的惯例,肯定流传有浪漫的神话故事。

  一

  曾记得儿时,每到炎炎盛夏的傍晚,一家人围坐在院坝里乘凉,最喜欢缠着爷爷奶奶讲香炉山的故事,总是百听不厌。

  相传在九百九十九个九百九十九年以前,天无柱,将塌下与地相连,万物难存活,苗族四位先祖—告宝、告雄、告且和告当生炉炼金,打造了十二根撑天金玉石柱,“玻壁纠”(苗语香炉山)是第四根金玉石柱,共有九层,直顶南天门,是天与地相连的通道之一。这也是苗族古歌《打柱撑天》中传唱的故事。

  一个星光灿烂的夏夜,嘎两(天王)最小的七女儿阿碧,瞒着家人,偷偷顺着香炉山顶飞到了半山腰,看到山下苗族后生和姑娘们在马郎坡上成双成对,吹着芦笙,自由自在地唱歌跳舞,非常羡慕向往。于是,每天夜里,她都会飞到香炉山的半山腰,偷听苗族后生和姑娘们对歌跳舞,一到凌晨鸡叫三遍,她必须按时返回天庭向父王拜早朝。久而久之,聪明伶俐的阿碧也学会了唱歌跳舞。

  阿碧动听的歌声,在一个美妙的盛夏夜晚邂逅了勇敢、勤劳、英俊的苗族后生阿补,二人情投意合,一见钟情,每天夜晚都在香炉山的半山腰相会。阿妹飞歌飘山间,阿哥来相会,芦笙吹响时,阿妹舞翩跹,许下山盟海誓今生来世永不变。又一个夜晚,阿碧在香炉山生下了女儿阿彩,正当初作父母的俩人沉浸在幸福欣喜时刻,公鸡叫了第二遍。阿碧无奈,只好急飞天庭,因心急脚重,蹬塌了上面六层金玉石柱,顿时地动山摇,山石滚滚。从此,香炉山只留下了如今的三层,山脚下横七竖八堆满了巨型的块石堆。

  触犯天条的阿碧被打入天牢,阿补被罚变石香炉,留下孤女小阿彩,从小靠喝香炉山的奶泉井水滋养成人,十六年后出落得如花朵般水灵灵的大姑娘。阿彩独自一人,常在山上唱起飞歌,歌声传情,清脆响亮,引来苗族后生们纷纷来到山脚,搬来石条砌成九十九级石梯,直砌到阿彩姑娘脚下,当高苗寨一个叫阿星的后生第一个把阿彩抱了起来。爬上山顶的苗族后生和姑娘们,一起围着阿星阿彩跳起舞,唱起歌,这天正是农历的六月十九。

  众人皆知,香炉山因神似香炉而得名。2016年开展旅游资源大普查时,惊奇发现,谷歌卫星影像中的香炉山神像一条硕大鲤鱼,鱼头、鱼眼、鱼鳃、背鳍、鱼尾一应俱全,栩栩如生,与苗族文化体系中“鲤鱼文化”如此之巧合!大自然的神工鬼斧令人惊奇!苗疆地区稻田养殖鲤鱼有着悠久的历史,有学者研究可以追溯到三千多年以前《诗经》记载的历史年代。源远流长的苗族农耕文化,与宗教文化、饮食文化、建筑文化相互影响衍生出来的“鲤鱼文化”,在服饰、建筑、祭祀和生活用品中频繁呈现,象征吉祥如意,能保平安,凯里苗家的酸汤鱼更是扬名中外。那么,香炉山奇特的景观又是如何形成的呢?难道真的是七仙女阿碧心急脚重蹬塌形成的?总是让人浮想联翩,百思难得其解,特别是非地质专业的人士。

香炉山下

  二

  凯里香炉山所在的云贵地区,从16亿年前中元古代至0.23亿年前新生代古近纪,持续长达16亿年地质历史时期的沉积成岩、地壳抬升和构造演化,铸就了贵州特色的陆壳构造地貌格局,成功演绎了一曲“沧海桑田”“地老天荒”的洋陆演变地质历史篇章。形成香炉山三级台阶的石灰岩-白云岩组合,沉积于3.8亿年前的中-晚泥盆世时期,其下软质基座为一套页岩夹砂岩组合,沉积于4.4亿年前更早的早志留世时期。你可曾想象,脚下这片热土长达十余亿年曾是一望无垠浩瀚的海洋。时而宁静、时而暗流汹涌的洋底世界,原始鱼类款款登场,松软的沙土中,是腕足、珊瑚、笔石类无脊椎动物繁盛的道场。突如其来的剧烈震动摇晃,海底喷涌而出滚烫的岩浆,脆弱的生命四处逃窜无从躲藏,瞬间海底变成天然坟场。又是明媚阳光,歌声悠扬,繁花似锦的生命再造辉煌。岁月悠悠,宇宙茫茫,孕育生命的球体在演绎着一幕幕生命群体大暴发的盛况,记录着一次次遭遇物种大灭绝的悲伤,新的生命群体暴发再辉煌,物种在进化,生命在延续,无限循环中生生不息,见证了地球古海洋的历史沧桑。

  早在东晋时期,葛洪《神仙传·麻姑》中神话故事记载:“麻姑自说云:接侍以来,已见东海三为桑田。向到蓬莱,水又浅于往者,会时略半也,岂将复为陵陆乎?方平笑曰:圣人皆言,东海行复扬尘也。”意思是,“麻姑说道:从上次会见以来,已经看到东海三次变为桑田。刚才到蓬莱仙岛,见东海水又比过去浅了,计算时间大约才过了一半,难道又要变成丘陵和陆地吗?方平笑道:“圣人都说,东海又要干涸,即将扬起尘土了啊。”有没有学者考证过,一千六百多年前东晋时期我国学者就发现了洋壳向陆壳演变的地质现象?是古人细心观察自然现象的深刻总结?还是纯属浪漫的想象?

  风化和剥蚀,是香炉山形成的主要外动力地质作用,北西、北东两组方向的节理构造对香炉山的成型起着至关重要的控制作用。地壳不断抬升,河谷不断深切,伴随着溶蚀作用和软质基座页岩的塑流-拉裂变形,风化作用使石灰岩、白云岩沿软弱部位碎裂,重力作用使破碎的岩体剥落崩落,崩落的岩块再风化加剧破碎,直至形成碎石或土壤,在重力、水流搬运作用下流失,如此周而复始,打造出“壁立万仞”的“香炉”和苗岭青山碧水中“遨游的大鲤鱼”独特地质遗迹景观。香炉山的棋盘石、石门、奶泉井、“烂”石成堆、苗王洞、悬崖边小石林、天然“英雄纪念碑”这些小景致,无一不是独一无二的、不可复制和再生的地质遗迹!

  三

  香炉山的每一块石,每一粒土,每一棵树,都记录着香炉山前世今生的繁华和辉煌,迷人的风姿,峻峭的脸庞,令游客留连忘返。香炉山的小石林,与低矮的灌木竹林混杂成林,分不清是在石林(缝)中穿梭,还是在灌木竹林中穿行,有小片成林,有三三两两或孤立柱形,崖边呈现怪石嶙峋,崖下块石堆积成“林”。悬崖下成片的崩塌堆积,是传说中七仙女阿碧蹬塌六层金玉石柱留下的痕迹,块石最大块径足二十余米,主要分布在南北两面,面积四万平方米,发生崩塌年代久远,块石间灌木杂草丛生,如今建成的旅游步道蜿蜒崎岖穿行于巨块石林之中,再为香炉山新添一道亮丽的风景。

  依托独特的地质遗迹景观,丰富的苗族文化和人文历史资源,着重体现文化复兴、形象重塑、生态修复和业态提升,香炉山景区扩建工程即将完工,慕名而来的游客越来越多,很多年前,我也是香炉山的常客之一。每次爬上香炉山,都会攀上最高点柱形棋盘石上,足踏曾是神仙对棋的地方,苍穹之下,张开翅膀,尽情翱翔,山下环山层叠起伏的山峦沟壑呈形放射状,如美丽的苗族少女在莽莽群山之中舞步激昂,翠绿的褶叠裙在圣山下飞扬。感受地质历史的辉煌,掀开岩层堆砌的诗行,倾听来自远古的乐章,享受当下灿烂的阳光。听啊!阿碧的飞歌在山间唱响,阿彩的情歌在山巅嘹亮。

  又近一年一度香炉山的“爬坡节”,也是凯里苗族地区的情人节。每逢农历六月十九,成群结队的善男信女来自四面八方,爬坡登场,览胜风光,祈神盛装,芦笙吹响,飞歌飘扬,静寂的山巅变成歌舞的海洋,情歌对唱,地久天长,成就情侣多少双!让我情不自禁地唱起,那首黔东南风情的流行歌曲:“不管哪年天会荒,不管哪年地会老,海枯了,石烂了,我会永远对你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