黔东南州权威媒体门户网站

 

首页 新闻 政务 图客 视频 文化旅游 黔东南故事 数字报

思州有佳茗

发布时间: 2019-04-08   作者: 张维军   来源: 黔东南新闻网 编辑: 王槐雪

采茶姑娘在采茶

  黔东南新闻网讯 朋友捎来一盒茶叶,说是新制的思州明前茶,叮嘱我务必品尝一二,还想听听我对思州茶的感悟。

  我一不抽烟,二不喝酒,三不饮茶。雅兴不起,何来感悟?实在为难!但一见茶叶包装盒上“思州”二字,我便来了劲头,这是我多年落下的老毛病。

  自从我离开辛苦耕耘十多年的校园进入文化系统工作后,便开始关注家乡的文化,发现思州(岑巩古名)背后,隐藏着无数的秘密,包括思州茶的秘密。

  唐代陆羽在他的茶学专著里开篇便说:“茶者,南方之嘉木也。”又说:“茶出黔中,生思州……其味极佳,往往得之……”

  当我读到陆羽的这段文字时,不禁拍案叫绝,称奇,又进而生发出无限自豪与感慨。

  陆羽何许人?他因茶而名,史称“茶圣”“茶神”,而他所著的《茶经》,已被公认为世界上最早的茶学专著。这足以说明,思州茶名世极早,为“茶神”陆羽所推崇、赏识而名扬天下。

  唐代思州为南蛮之地、化外之州,偏居一隅,山阻水隔,千里之外的陆羽又是如何得知思州茶的呢?

  中国国际茶文化研究会理事、贵州省茶文化研究会副会长罗庆芳研究认为,当时思州鳌山寺住持通慧禅师与陆羽的师傅智积禅师是至交好友。通慧在思州鳌山奉诏远赴长安救治唐玄宗李隆基皇帝时,将思州茶进贡朝廷;在京城会见陆羽师徒时,将思州茶奉送给他们品尝,俩师徒当场为思州茶的品位所折服。

  后来, 陆羽不辞辛劳亲赴思州实地考察思州茶叶,并将思州茶载入《茶经》,因而思州茶得以名满天下,享誉古今。

  茶兴于唐,盛于宋。撰于宋朝初期的古代地理志史《太平寰宇记》记载:“夷、思、播三州贡茶。”证明思州茶曾为皇宫贡品。

  穿越千年时空,唐代茶神推崇、赞誉过的思州茶,历代皇帝品尝过的思州茶,当它出现在我的案几时,我有了品尝的冲动,抛弃了不会喝茶的谦卑。

  于是,我洗净双手,焚起檀香,心里早已升起一种神圣的仪式感。取水、烧水,打开包装的茶盒,一股新奇的初春草木的清香扑鼻而来,慢慢溢满了我的小屋。

  这是上好的思州绿针茶,针针清新丰韵,有着绿宝石的光泽,发出沁人心脾的香气。我用指尖小心翼翼地从茶盒里拈出几针茶叶,慢慢盛于明亮的玻璃杯中,将沸水缓缓注入,另一番奇特的天地便在我的眼底里舒展开来。

  绿针先是随着沸水在杯中翻蹈,如刀光剑影。当杯里的水速放缓,绿针也逐渐丰韵起来,像一群妙龄女子,虚空蹈步,盈盈冉冉,从天而降,有沉鱼落雁的美感。不久,绿色的针叶根根竖直,立于杯底,尖向上,蒂向下,在逐渐清绿、透亮起来的世界里,如春笋破土,似佳人云集,好生奇妙!

  不错,“从来佳茗似佳人!”爱茶的苏东坡将好茶跟美女画上了等号。而思州茶也的的确确跟一代佳人也扯上了关系,使得思州茶在嘉名之上,又增加了一层扑朔迷离的色彩。

  相传,明末清初,绝代佳人陈圆圆在秦淮河畔的歌亭酒榭中嘬饮过思州茶,那种荡气回肠的清香,令她脱胎换骨,飘然欲仙,终生难忘。后来为保全吴三桂的子孙遗脉,陈圆圆毅然隐身思州马家寨。在这里,她广植思州茶赠送周边寺庵僧妮和村民,以示结好,使她得以藏身善终,在思州民间留下诸多佳话。

  当玻璃杯中的思州茶香溢满我的小屋时,茶香也盈满了我的鼻孔和衣袖。我一边回味历史,一边欣赏杯中倩影,闻着仙子丰盈的清香,整个人都醉了。

  此时,张开口舌,再慢慢地嘬上几口活色生香的思州茶,身子便渐渐地轻盈爽快起来,飘飘欲举,似要腾云驾雾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