黔东南州权威媒体门户网站

 

首页 新闻 政务 图客 视频 文化旅游 黔东南故事 数字报

宁静镇远:心灵疲惫的家园

发布时间: 2019-05-14   作者: 谢锐勤   来源: 黔东南新闻网 编辑: 王槐雪

  黔东南新闻网讯 十年前的春天,人生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远行是到贵州,看书时,蜿蜒绕城的氵舞 阳河 一眼就吸引了我,但由于不顺路,最终还是没去镇远,留下遗憾。十年,也许是人生一个轮回,在春暖花开之际,终于又来到贵州,而且首站选择到镇远,实现当年未完成的梦想。

  余秋雨说镇远是“诸神狂欢地”,在明清两代,军事力量、商业力量和宗教力量汇聚在此,使镇远成为当时南中国的亮点。这是一座“以军兴商”的城市,历史上曾经屯兵2.8万;这是一座“移民”的城市,屯军者的后代们已居住若干世;这是一座多元文化交融的城市,儒释道三教和谐相处。

  到镇远古城是午后时光。站在桥上看古城全景,远处青山写意,近处酒旗卷舒,一湾潺潺的绿水唤醒了古城两千两百多年的睡梦,真正“千峰环野立,一水抱城流”。漫步在青石板路上,不经意间就到了一条条有年头有故事的小巷,或是沿着往下的石阶便到了河边的码头。走进古巷深处,会与明清民居上的木雕和砖雕偶遇,仿佛那是尘封的书卷,一页页地翻开,远古气息扑面而来。当年,大户人家的老爷正在院子里和伙计们拨弄着算盘,笑容满面的讨论今年的收成;而温婉的少女正在阁楼上焚香抚琴,悠扬的琴声陶醉了隔壁正在饱读圣贤书的书生。

  来到河边码头,可以想象当年热闹的场景,鲜活的市场气息,在岁月久远以后,仍让我们回味咀嚼。当年,儒雅的江西商人在码头上指挥货物起落,现场忙碌却又有条不紊;而勤劳的挑夫正赤着肩膀挑着重担走街串巷,此起彼伏的吆喝声活像一幅清明上河图,“歌楼酒市满烟花,溢郭阗城百万家。”当年的镇远,也许有今日想象不到的繁盛,仅一个大河关码头税收,就相当于贵州总税收的1/5。

  古城尽头便是祝圣桥,桥上有魁星阁。坚硬的石块早已被千万双脚掌磨得发亮,每一块都是沧桑岁月的真实见证,每一块背后都会有一连串古老而发黄的故事。踏上桥身,仿佛可以触摸到历史久远的痕迹,也闻到回荡在雄山秀水间的梵音。当年,祝圣桥是滇黔学子进京赶考必经之路,多少滇黔状元就是从这里走出家乡,走向京城;而又有多少丁香般的少女就在这里等待心爱的他,等待伊人归来。祝圣桥不仅连接起两岸,也连接起两颗心,只愿情郎“春风得意马蹄疾”“只愿君心似我心,”你侬我侬“不负相思意。”

  祝圣桥旁边便是诸神狂欢的青龙洞。白天的青龙洞壮观而气派,背山临水,贴壁临空,隔河遥望,宝殿雄伟肃然,阁楼凌空高挂,曲廊回旋有致,亭台交通相连,古树郁郁葱葱,山洞迂回曲折,青龙洞与悬崖、古木、藤萝、岩畔和溶洞天然合成,赫然一组匠心独运的巨型浮雕。这巨型浮雕倒影到氵舞 阳河水中后,连同飘散的烟波,星点的渔船,高耸的马头墙,构成一幅气势磅礴的水墨画卷。

  如今,“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和尚登极乐了,张三丰仙鹤了,王阳明下洞庭湖了,木鱼的敲打,道号的洪亮,圣人的训示,都在历史的长河里尘封消逝,唯有这山水园林的画卷,静静的洗涤人的尘垢,恬适人的心绪。

  爬上青龙洞最高点,古城全景一览无遗。以S型氵舞 阳河为中心,两边徽派建筑鳞次栉比排列开来,马头墙上空是若隐若现的炊烟,这是一个活着的千年古城;水面下是完全对称的古民居倒影,雅致得让人心生怜爱。当天空出现最后一抹蓝时,两岸的红灯笼也都亮起来,朦胧而梦幻的古城美景完全绽放了。

  镇远,不张扬,不造作,没有放纵的激情,没有艳抹的浓妆,虽然经历过无数腥风血雨,却表现出淡然和沉静。这种超然的气息,又好像有深厚的功力,虽然从遥远处传来,却可穿越光阴直抵人心,在脑海中形成一个绵长的思绪。

  夜晚,散步来到河边酒吧,坐在临水窗边,“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驻唱歌手声音阳刚浑厚,吻合古城气质,点了张雨生的《大海》,他们唱得激情澎湃,我也跟着思绪翻飞。夜已深,入住的客栈正对面是灯火闪烁的祝圣桥,右手边是质朴的青龙洞,左手边是温馨的古民居,眼前是静静流淌的舞阳河,这样的夜晚,能不令人沉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