黔东南州权威媒体门户网站

 

首页 新闻 政务 图客 视频 文化旅游 黔东南故事 数字报

故乡,与世界越来越近

发布时间: 2019-05-25   作者: 张维军   来源: 黔东南新闻网 编辑: 王槐雪

  立夏刚过,堂弟的“打工别墅”便在故乡落成了。

  在最后安装门窗和摆设家具电器时,他习惯性地打开手机淘宝,订购自己和家人中意的产品。不出几天,从上海、深圳、浙江快递而来的门窗、沙发、桌椅、电视、冰箱便纷纷“飞”进了他的家门。

  八十多岁的大伯父说,买个东西要跑到大老远的地方去,得要花费多少钱财,麻烦多少人啊!

  堂弟媳和侄儿们一听这话,都笑得肚子疼。

  堂弟说:“您老还站在哪个时代说话嘛,这些东西都是通过物流快递来的,省力,比在我们最近的乡场上买还节省好几千块钱呢!”

  “啧咦!还有这回事?”大伯父听得一头雾水,一脸惊愕。

  不经意间,故乡与世界不再遥远,已经近在咫尺了!

  每次回到故乡,连我这个靠读书走进城市生活的农家子弟,也不敢相信,我的故乡,早已不是昔日的丑小鸭,而是一只似要腾飞的白天鹅了。

  我的故乡贵州省岑巩县羊桥土家族乡丁坪村,处在湘黔交界处的群山环抱里,在儿时的记忆中,它仿佛是个与世隔绝的地方。

  深深记得,上世纪七十年代末,我刚懂点事,爷爷大病不起,无药可治,死去活来,直喊着要见我父亲最后一面。父亲是爷爷最疼爱的满崽,十八九岁便被生产大队派出去修铁路,此时,他已辗转到了山东济南铁道上工作。济南到故乡,几千里远,一辈子从未出过远门的爷爷根本无法想象。家里人不忍心让爷爷抱憾而去,急忙派人连夜打着火把,赶了二十多里山路,来到乡里的邮电所给父亲拍去电报说:“父亲病危,火速归家!”

  还没等到拍电报的家人回来,爷爷已经等不及,带着沉沉的遗憾走了。

  父亲在一线铁道建设工地,音讯难通,十天之后,才匆匆赶回老家,而爷爷已经下葬好几天了。与爷爷阴阳两隔,临死没能见面,父亲跪地大哭,从此心中留下永远的伤痛。

  爷爷算是村子里眼界开阔的人,年轻时走南闯北,徒步一天一夜闯过百里外的岑巩县城,一时成为远近村寨的“新闻人物”,时常有人上门来向他打听外面的世界,爷爷神聊海吹,说得神乎其神,仿佛海外仙国一样,更是勾起山里人的几多好奇。

  爷爷走后的几个年头,丁坪的寨口传来几声炮响,一条从山外开辟进来的毛坯公路穿越寨子,连通了乡镇、县城和更远的世界。记得好几天,乡亲们敲锣打鼓庆贺丁坪村有史以来第一条公路开通,那情景比过年还热闹。

  公路一通,外面的新鲜事物便一波接一波地涌进来,像变戏法一样。

  最先开来的是手扶拖拉机,接着是解放牌大卡车,随后吉普车、摩托车、自行车也出现在公路上。这些从外面开来的车辆,除了运送村民们常需的物资,还带来了他们喜爱的文化产品,如书报、电影和杂戏。

  改革开放后,故乡的道路开始摇身巨变,先是毛坯路变宽变平,接着变成水泥路,随后白改黑变成了沥青路。

  二○一六年,沪昆高铁开通,铜仁南站离丁坪村不到两小时车程。同年,江玉高速公路开工,与丁坪村擦肩而过。这几年,村村通、组组通形成的公路网,将丁坪村的家家户户与山外的大世界紧密相连。

  与此同时,联通、移动、电信的通信网络已将丁坪村全覆盖。

  电视、手机、轿车等现代高科技产品也如同“王谢堂前燕”纷纷飞入了丁坪村的“寻常百姓家”,乡亲们通过“触网”,步入现代生活。 每逢春节,我都要回老家看看。那些从北京、广东、上海、浙江、福建、南京等地大城市打工回来与家人团聚的乡亲们,左看右看,他们更像是城里人。乡亲们出门在外,赚了钱,也长了智识。他们在故乡修起了别墅型“洋楼”,穿着洋气的衣服,开着气派的轿车,直把新农村点缀得喜气洋洋。

  如今,打工在城市,乡愁在农村的乡亲们,在巨大的“网络”推动下,像飞驰的闪电,在城市与故土之间穿越。在他们眼里,乡村与世界如同近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