黔东南州权威媒体门户网站

 

首页 新闻 政务 图客 视频 文化旅游 黔东南故事 数字报

增冲—— 一个返璞归真的地方

发布时间: 2019-06-11   作者: 张文杰   来源: 黔东南新闻网 编辑: 王槐雪

  黔东南新闻网讯 去增冲之前,我先对增冲情况作简单的了解:增冲 位于从江县城西北面,距县城83公里,建寨至今已有600多年历史。“增冲”为汉语地名,原称“正通”,有“通扫地方的富足之地”之意。全村共272户,1256人,是著名的“侗族大歌之乡”、“中国民间艺术(鼓楼花桥)之乡”和“贵州魅力侗寨”。“五一”小假, 驾车在苗岭苗乡侗寨间穿行,一个多小时后,增冲似一幅山水田园画卷从容不迫的姿态展现在我的眼前:在一处高山峡谷间的河谷坝子上,一条小溪三面绕寨而形成半岛,半岛上民居鳞次栉比,错落有致,民居建筑是以山水、田园为依托,以鼓楼为中心,以风雨桥为纽带,并按八卦五行学说的理念向四周布局,山环水绕,山、水、树、鼓楼、人居自然巧妙地融合在一起。

  当然,增冲最出名的是增冲鼓楼。增冲鼓楼耸立于寨子中央,始建于清康熙十一年(公元1672年),距今有三百多年的历史。外观为密檐式十一重檐、双层八角伞形宝顶塔式纯木榫卯结构建筑,为中国木质结构建筑中罕见,是侗族营造技艺的“活化石”,也是全国侗寨现存最老的鼓楼之一。增冲鼓楼有许多响亮的名头,如1988年被列为国家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1997年国家邮政部发行的《侗族建筑》邮票一套四枚,增冲鼓楼作为侗族人民智慧的结晶,登陆国家名片。

  我不是建筑专家,我对鼓楼建筑文化没有过研究。但当我站在增冲鼓楼面前时,我觉得一种建筑艺术的力量扑面而来,我心中涌动的是一种敬仰之情,对艺术的敬仰。一座十几层的木质建筑不用一钉一铆,能历经几个世纪的风风雨雨,依然坚强从容地挺立在那里,不偏不倚。这算不算是一种建筑技术与艺术结合而产生生命力的奇迹?

  沿着弯弯曲曲的古石板小巷,随意走进村中,时光在这里似乎流动很缓慢。古老的木楼里,偶尔露出老人善意的笑容。幽深曲折的小巷里偶尔传来清脆的马蹄声,时而传来老人们的闲聊声、小孩的嬉戏声,却未见其人,只闻其声。巷子里敞开的日杂小店,全是村民生活的必需品,几乎没有旅游景区那些兜售的商品,泛滥的景区商业气息似乎与这里隔绝。自给自足、自产自销是这里主要的生存方式,或许一个上午、一天都没有生意,但他们还是静静地守候在家门口,不急不躁,任时光在手指间流走。

  对于都市不停地建设着膨胀着日新月异着,我更喜欢这里宁静安详的岁月时光。随便走进村中一户人家,主人都热情邀约你进屋坐坐喝杯茶,倘若遇到他们正在吃午饭或晚饭,他们会热情邀请你入席,毫不吝啬地拿出家里最好的酒菜招待你。增冲人淳厚质朴,热情好客,至今还保留了许多优良传统:比如,在待客上,当客人到来会拿凳子热情让座,递卷烟或烟杆时会说“烟不好”,凡家里人不得从客人面前走过。必须过时,要先说声“过前面罗”;如客人在家“过夜”则让最好的被子给客人睡,且给客人倒水洗脸洗脚,待客人洗毕,又为客人将洗脚水倒掉。淳古老朴的民风,无不让人人沉醉!我心里想,像增冲这样的世外桃源般的地方算不算人类疲惫心灵的最后栖息地?我想答案自在人心。在这个人心浮躁的社会里,人们需要怀旧,需要过去的影子来抚平今日的浮躁与疲惫。而令我惊奇的是,在增冲木楼建筑林立中,竟隐藏着几十栋五岳式封火墙建筑。封火墙内为典型的四合院。我知道封火墙建筑与四合院是典型的中原建筑文化,中原文化怎么会在这偏远的地方深根发芽?村中一位老人告诉我,别看今天增冲偏远,在明清时期却是三宝至黎平府的交通要道,多少官宦商贾往来于此,处于古驿道上的增冲,自然受到外来文化的影响。那些南来北往的商人把中原的文化带到这里,就那么自然地让它们在这里生根发芽。我看到了增冲人宽阔的胸怀。

  世界万事万物都在变化着,增冲也一样。那个曾经古驿道上官宦商贾往来穿梭,马蹄声嘀嗒嘀嗒的村庄,隐进历史深处。现在,国道、县道都没有从这里经过,增冲显得偏远而闭塞。也许独特的地理位置,才形成今天增冲独特的文化与艺术吧!

  那条绕村而过的小溪流,哗啦哗啦地从古一直唱到今。溪中几只鸭子在欢乐的戏水,而溪流上的那古老的三座风雨桥与溪水构成独特的风景。我想夏天的夜晚依坐在风雨桥上,享受着从小溪上吹来的徐徐凉风,听着虫鸣蛙声,那该是一种多么惬意的生活。站在风雨桥上望去,增冲最吸引人的还是高高矗立在寨子中央的鼓楼,似一把灰黑的巨伞,默默为村庄遮风挡雨。据说每逢重大节日,人们会在鼓楼举行庆祝活动。农闲无事或雨天不能出工的时候,男人们三三两两坐在鼓楼里抽烟、闲聊,或玩纸牌,打发那一个个绵长的日子。可以说,鼓楼就是增冲侗族人的文化核心和标志,是侗族人数百年来的心灵圣地和生活的中心,凝聚着侗族人们对自然的认识和对生活的热爱。

  沐浴在增冲的光影里,我浮躁的心突然那么安宁与平静,仿佛心灵找到归宿。我是被增冲的独特的文化艺术所陶醉?还是被增冲人恬淡幽美的田园生活所迷恋?我说不清楚。或许,我的人、我的心已与这里的山水融为一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