黔东南州权威媒体门户网站

 

首页 新闻 政务 图客 视频 文化旅游 黔东南故事 数字报

古老的无字“告示” ——苗族草标

发布时间: 2019-06-24   作者: 刘三隆   来源: 黔东南新闻网 编辑: 王槐雪

  黔东南新闻网讯 小时候,行走在村头路尾、山间地旁,常常在一些显眼的东西或位置上,会看到用草扎成形如“9”字的一个活套,“9”形活套或放在一块石头、一堆柴草,或插在一片野草、一块荒地,或挂在一根干枯的树木……

  这个“9”形活套叫草标,苗语叫“遒较”或“遒蛟”、“遒梭”,通常用芭茅草打结而成,也有用黄茅草或稻草等制成。在古近代汉、苗、侗、瑶等各民族都使用草标,但不同的民族其功能作用与意义不同。

  在黔东南的苗侗等少数民族的草标意义大同小异,但苗族草标的功能更为广泛,更权威,在古近代具备了相当于当地法律法规或告示的功能。在法制尚未普及到农村前,草标作为苗族人在日常生活中常用的标记,其功能十分丰富,最常用的意思是“物已有主”,他人不得乱动。比如:在野地里凡属无主之物,谁先插上草标,就归谁所有,其他人不得占用。

  苗族草标具有一定的禁令或告示功能,相当于一则无文字的告示文书,只有苗族人或者当地人才知道其告示的内容。草标放在不同的位置和不同的环境,其代表的含义与功能也不同。如在岔路口的草标,表示此路已有人前行,你可以放心地走;在山神庙前丢一个草标,表示对山神土地的敬意,并有祈求山神土地保佑自己一路平安之意;在幽深的峡谷中,草标提示的是此地有蛇、鬼、神等怪物出没,环境恶劣,出行要当心谨慎;在树枝上的草标,表明此树不准砍伐,或表示此地为封山地段;在进入庄稼地路口的草标,说明庄稼尚未收获,表示此物有主,不要进入破坏;在田边放水口挽有草标,表示正蓄田水,不要堵塞,不要轻易动它等等。

  苗族草标所标的期限,没有固定之规,主要看所标记的事物的性质和用途而定。在一片野草插上了草标,但三五天或半把个月还不去收割,那别人就可以割走。因为草是不断生长的,长老了就不好了。对于石头、荒地之类的,别人会根据放草标人的需求来判断草标失效的时间。如果有人在石头上放草标,此人要用石头砌保坎或修路,当路或保坎都修好后,很长一段时间仍然没有使用所标记的石头,那草标就自然失效。如果在一棵小树上打了一个草标,这棵小树就只有主人(打草标的人)才有管理权和砍伐权,这个草标就起到了长期的作用。

  苗族草标,具有禁令提示、通行安全提示以及镇邪驱魔等诸多告示功能。

  其一表示严禁入内或者禁止通行。在家门前插上草标,表示陌生人或外人不得进入,也不得在外大声喧哗或叫唤屋里的人。屋里的人不能与外面的人讲话,而且这家人中的某一个人,在一天之内不得出门,也不许与门外的任何人说话。这在当地叫作“忌脚”。按照当地习俗,如果不遵守这个“忌脚”规则的话,否则会给当事人带来灾难。如果外人,特别是女人要闯进屋去的话,轻的要受到主人的责怪,重的要受到打骂等处罚。

  其二表示物已有主,他人不能随意侵占或者破坏。在山间,或一堆柴草,一片荒地,一块石头等等,上面一旦放有草标,那就说明已经有人占有了,或者是一堆柴草无法一次性拿回家,或者是一片荒地还没能及时种上农作物等等。其他人看到了草标就会遵守规则,不会去动已经被他人标记了的东西。如果在一块没有任何农作物的水田里插有草标,则表示,这块田主人放养有鱼,鸭子等食鱼动物不得进入该田。如果放鸭人不小心让鸭群进入,那是一定要向主人赔偿的。如果田里虽然养有鱼,但主人不插草标,这样鸭群进入,放鸭人则可以不负任何责任。

  其三表示祭拜或者镇邪驱魔。苗族人信仰神灵,认为草标有祭拜和镇邪驱魔的作用。在入山下河前如果遇到山神庙或土地公时往往要投一个草标,表示对山神土地的敬意,祈求山神土地保佑平安无事。有些人家把草标与捞鱼虾的网兜(三穗苗语叫“虾”或“库”)一起,放在自家大门框上,希望起着镇邪驱魔的作用。一般用芭茅草制成,因为苗族人把芭茅草视为刀剑的象征。

  苗族人认为万物皆有灵。如果人们出远门,在野外不能随便喝水,若在野外的水井或小泉里饮水,则要在水井里或小泉里放一个草标,一是表示已经向井水的“主人”留下了买水的“钱”财;二是表示对自然水井与野外山神的祭拜。若是天上出现彩虹的时候到野外饮水则更加注意安全,必须在饮水处放一个草标,这时的草标是起到镇邪驱魔之作用。苗族人认为野外的泉水属于井神所有,人不能随便使用,必须拿“钱”买,否则就会受到神灵的惩罚。

  ……

  凡此种种,简单的苗族草标在古近代,有着十分厚重的文化内涵。这种标记形式是苗族远古时代从部落到自然村寨领地标记的遗风,好比现代通用告示文书。在古代,这种草标就相当于现代的地方法规或者地区与地区之间的“界碑”。这种草标的功能彰显了苗族古近代社会强烈的“法制意识”。在普法工作没有开展之前,整个苗族社会虽然没有文字,也没有成文的法律条文,但通过长期以来以草标形式“告示”或约束的这种“习惯成法”,是一种古老社会“法制”意识的表现形式,并得到整个苗族社会的自觉遵守。

  苗族草标的使用形式,即体现了苗族人对“法”的尊重与敬畏,又体现了苗族人早期超前的文明意识形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