黔东南州权威媒体门户网站

 

首页 新闻 政务 图客 视频 文化旅游 黔东南故事 数字报

瓦上烟

发布时间: 2019-06-24   作者: 刘燕成   来源: 黔东南新闻网 编辑: 王槐雪

  一丝丝的,淡青色的,带着味儿的烟,从吊脚楼里升腾出来,晨风拂过,便满梁到处狂窜。只是眨眼工夫,便就逃窜到了屋背的山崖里。这是早晨的炊烟,满滞着莹亮色的晨露儿在那烟痕里。

  村庄里的木楼,均是依山而建。山陡,崖高,湾深,难有平地,故而楼宇多为吊脚的。但楼前却是长满了各色的花草和苍绿的翠竹、清幽的老枫、高大的苍松等,这些择崖而生的草木,或是低身于楼前的瓦下,或是枝叶长越了屋瓦。那淡青色的炊烟便是从这景致里横生出来的。烟是人的灵性儿,它们丝丝缕缕地从瓦上走过,愈去愈远,最后消失在山道里。

  我幼时实在是太喜欢这瓦上烟了。我总以为,那瓦上的烟,一定是与那烟下人的习性相一致。我常一个人趴在老屋后的山垭上,等待不同木楼瓦上的烟儿次第冒出。我总是觉得,那炊烟生得早的人家,则一定是勤劳勤俭之家;烟儿迟迟不见得升起的,一定是贪婪贪懒的,甚至,那些一整个早上都不见烟儿冒出的,则一定是无人在家。无人在家的情形是有多种可能的,要么是一家人都外出走远处的亲戚去了,要么是一家的懒人儿,去别的邻居屋里赖饭去了,当然也可能是全家出动,做农活儿去了。在乡间,那些勤于揽农活儿的人们,方才日子过得丰盈幸福。

  每每中午时分,那些于晨间不见瓦上烟的人家,突然间见得了烟儿冒出来了,还听到了瓦下的屋内传来一阵阵声音,是细声细语的说话声,是笑音,又或是窃窃私语,总之,这是一家勤劳的人,回到家了。这也佐证了我的许多猜想,包括我对烟的猜想,对人的猜想,以及对整个村庄的某些猜想。固然,是这瓦上烟,毫不费力地使我们看懂了那瓦烟下的人的勤懒和好恶,这些烟们,在很大程度上是代表了人们的某些特征的,你只要多一些心眼儿,仔细地,反复地,多看几眼那瓦上的烟,你就会渐渐地读懂那烟下人的性格来。其实,乡间的秘密,大部分是暗含在这些细微之处的。

  在我的记忆里,我的父亲母亲是特别勤劳与善良的。他们与乡邻生活了几十年,却鲜有红脸说话的时候,与人相骂,更是不得的。父母就是那一缕每日定时升腾在瓦上的烟,他们早早地,起床,做饭,烘洗我们前夜刚刚弄脏的校服,缝补我们顽皮时挂破了洞儿的蓝色布书包,然后,再出屋揽农活儿。待得我们睡醒过来,屋里已是捉不到父母的身影了的,倒是一桌儿热腾腾的饭菜,还不吃,便是快要凉了的。我们自然是懂得父母的用意的:早点儿吃了饭,便好好去上学!

  烟,还有特别蕴意。老人们是说,屋瓦上的烟,若是散乱地荡散开去,方才好,但若是那烟儿从瓦上冒出,聚成了一条直线,久久不肯散去,便是预兆着某一位老人将要离开我们了。生老病死,对于凡间的我们而言,有谁可以拒绝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