黔东南州权威媒体门户网站

 

首页 新闻 政务 图客 视频 文化旅游 黔东南故事 数字报

一个小城的边缘叙事

发布时间: 2019-07-08   作者: 马昌辉   来源: 黔东南新闻网 编辑: 王槐雪

  古州

  村前大山后面有个大寨子

  父亲说 那里可以买斧头 镰刀

  还有钓鱼钩和脚马子

  母亲说 那里有针线 绫罗

  还有一个卖菜的场子

  逐渐长大后

  在歌师的长歌里

  我知道

  那里还有故事 有纷争

  有代代相传的绝世爱情

  后来 我翻越大山

  走百里山路去求学

  在人人害怕的

  一个叫做长岭坡的地方

  我看到了这寨子 是小城

  抵达的时候

  我知道了她的名字叫古州

  可是 在这之前

  我只知道她的奶名 以及一些

  少年时光里无限向往的传说

  车江

  母亲常望向对面大山

  说 天晴的时候

  站在向北的一块大石上

  可以看见车江坝子

  车江水有如一条布一样宽阔

  爬山的时候

  我曾努力寻找母亲的大石

  想望一眼 祖先的来路

  可是 草木无情

  母亲的大石早已掩去

  我只凭自己的双脚来到车江

  其实 来到这里

  已是许多年又许多年后的事

  一马平川的大坝田

  纵横了一条条笔直宽阔的路

  站在马路的边沿上

  我试图寻找祖先当年牧马的痕迹

  可旁边的当地人

  只给我讲了讲家常

  以及 这里的一些人情世故

  大桥

  初次到来的时候

  这里只是略显枯寂的小城

  江水清澈

  鸭鹅三五成群

  桥的一头 恣意生长着古榕

  这座被称为榕江大桥的桥

  从一端望向另一端

  行人的影子

  只比父亲说的 像母鸭

  稍大一些

  在走远的记忆中

  大桥是小城的最初名声

  大桥成就了人们往来愿望的同时

  也满足了山民们

  富于想象的心

  母亲告诫 太长的桥

  会把魂灵引向世界的另一边

  可我总忍不住来到桥心

  看桥下的江水欢腾

  以及 小城的灯火万家

  小站

  总是在爬山过河

  磨破脚皮之后

  抵达这座小城

  小站是艰苦跋涉的

  唯一目的

  总是在苦苦煎熬

  饮尽了一段又一段浓烈的乡愁之后

  回到这座小城

  抵达小站

  仿佛 就已抵达了故乡

  可是 小站终究

  容不下那么多的悲欢离合

  容不了来去匆忙的脚步纷纷

  小站把自己的生命

  交付给了时光

  只是 总有那么瞬间的恍惚

  把小站当成了这个小城的肚脐眼

  在某个地方

  在走远的岁月里 小站

  曾与我 生命相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