黔东南州权威媒体门户网站

 

首页 新闻 政务 图客 视频 文化旅游 黔东南故事 数字报

去隆里古城探寻风骨独具的“汉文化孤岛”

发布时间: 2019-07-16   作者: 杨秀廷   来源: 黔东南新闻网 编辑: 王槐雪

  黔东南新闻网讯 锦屏县隆里古城始建于明朝洪武十八年(1385),是明王朝“调北征南”、“屯田戍边”形成的军事城堡,现较好地保存着明清时期的规划布局和民居建筑群。走进时光斑驳的隆里古城,仿佛一脚跨入六百年前的明朝。

  隆里古城是中挪国际文化合作生态博物馆、“中国历史文化名村”、中国传统村落,隆里古建筑群是国家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现在的古城居民为明代屯军的后裔,他们的生产生活还保存着中原和江南一带的特色,这些军人后代一直固守着故土的文化习俗,玩“花脸龙”、迎“故事”、唱汉戏是他们一代又一代沿袭乡愁的文化传承方式。在以苗侗文化为主流的贵州黔东南地区,隆里古城呈现出独特的“汉文化孤岛”现象。

  “三街六巷九院子”收藏明清故事

  在中国南方诸多盛满故事的古城中,地处湘黔桂边地的隆里古城风骨独具,因明王朝经营西南的军事行动和文化输入,造致隆里气韵雄沉的性格里蕴含着许许多多柔美的细节。军人、商户、民夫,官衙、书院、民居,城墙、戍楼、护城河,织机、水碾、龙骨车,掘井、蚕桑、种棉,蒸米花、炸麻叶、做印盒粑,玩花脸龙、迎故事、演汉戏……这些物象,如一帧帧流动的册页,流布在这方土地上,延展成隆里古城“七十二人姓,七十二眼井”、“城内三千七,城外七千三”的繁华记忆。

  六百年的跌宕起伏,那些隐藏在隆里古城古街、古巷深处的影像依旧清晰。隆里古城南门“正阳门”内的一通古碑,记述着这座“亦兵亦农、能战能防”的古城,经由征战离乱之痛,到休养生息“中兴”的前朝往事。而今,铅华隐去,隆里古城也由曾经的军事城堡,变成农业乡村,再以转身回望历史深处的缱绻姿态,成为新兴的旅游古镇。

  明洪武十一年(1378)八月,湖广上里坪司(今贵州黎平)人吴勉揭竿举事,称“铲平王”,古州(今贵州榕江)一带十二长官司纷纷响应,其队伍迅速发展,“号二十万众”,攻铜鼓,克黎平,陷靖州,袭通道,战武冈,激荡于湘黔桂毗邻地区,历时八年,声震朝廷。朝廷派楚王朱桢统兵三十四万弹压,洪武十八年吴勉兵败被俘。十二年后的洪武三十年(1397),锦屏婆洞林宽再次揭竿而起,率领十万“黑苗”,占隆里,攻新化,打平茶(今属湖南),围困黎平千户所达十余日,朝廷震惊。是年秋,清水江两岸已是层林尽染,一队队人马在丛林中奔驰,军旗猎猎,战马嘶鸣,打破了山林中的寂静。楚王朱桢“率军三十万,由沅州(今湖南芷江)伐木开道二百里,直抵天柱”。猎猎军旗再次搅动这方山水的宁静。林宽部两面受敌,铜鼓一战,“苗军”损失万余人,林宽被俘。今日铜鼓古城外,楚王营、楚王妃子墓、林家堡、林家营盘尚在,六百多年后,那些刀光剑影的风云人物,依旧丰润着这方乡土的传说。

  作为明王朝在大西南实施滇黔经营而开辟“苗疆走廊”的战略大手笔之一,“调北征南”的一大战略是在贵州设立了700多个屯堡,“拨军下屯,拨民下寨”,实行屯田制。明洪武十八年,按照军事“能攻能防”需要构建成“三街六巷九院子”的隆里千户所,在龙溪河畔的田畴中傲然兴起,就像隆里古城里那些足以迷惑游客的“丁”字街一样,这枚明王朝的“千户所”铆钉从此铆在了湘黔桂边界处的青山绿水间。

  天地间多了一座城池,也多了一段跌宕起伏的故事。

  “花脸如云”壮美古城

  “花脸龙”是隆里古城别具风骨的一道风景。舞龙者皆画“花脸”,旦、末、净、丑咸集,一条舞动的“花脸龙”即如一出流动的京剧,在全国独一无二。玩“花脸龙”的人有专门的行头,穿青布蓝条对襟衫,绿裤子,头扎黄巾,全都以五彩涂面。旦角持龙头,丑角持龙尾。丑角蓝季子的扮装更为特别,要脱光一膀,高挽一条裤脚,腰挂葫芦,足蹬草鞋;面部用锅烟或墨水涂黑。浑身画上斑点,手中还持一把稻草。

  每逢新春元宵节和其它节庆活动,隆里古城都要玩耍富有浓郁汉文化色彩的“花脸龙”,有贵宾到来,均以舞龙相迎。农历正月十五元宵节是隆里的狂欢节,玩“花脸龙”,是隆里一年中最热闹的时候,方圆几十里的乡亲都来隆里观看。

  “花脸龙”取材于宋朝初期“蓝季子会大哥赵匡胤”的故事,隆里先民将具有浓郁军傩色彩的汉戏《蓝季子会大哥》和舞龙结合在一起,以舞龙形式来表现古老的传说。而今,每年参加表演的有彩龙、节子龙、花灯龙、草龙等10多支龙队。 舞龙的队伍如翻江倒海,场面恢弘壮观,令人目不暇接

  舞龙的人群中,最抢眼的是执掌龙尾的丑角“蓝季子”,一副狂放不羁之相,以龙尾牵动整条龙,打、逗、追、戏,尽显其能,把舞龙者和观众搅和成一出互动的戏剧。

  人潮融入了狂欢中。执龙尾的“蓝季子”摇着蒲扇,摇头晃脑,一边拽着整条龙倒着往前奔,一边把手中的糍粑往观众的脸上涂抹。人们既想亲近“蓝季子”,以求得“赐福”的喜悦,又担心“蓝季子”那已有几分醉态的狂放举止会使自己难堪。看到“蓝季子”奔过来,人群像潮水一样迅速向后退去,而当“蓝季子”转身而去时,观众又像潮水一样朝“蓝季子”涌过来。

  在“调北征南”大熔炉里淬炼的花脸龙,承袭了京剧和民间传说中孤傲、苍劲却不失狂野的精血气质,烙上了隆里古城六百年文化流变的深深印痕。固守祖先传统的隆里人,奇迹般地保存了部分中原地区的古汉族文化,并与当地苗侗文化相融合,形成了一种独特奇异的文化传统。

  汉戏演绎隆里风骨

  汉戏是隆里古城的一径文化血脉。那些折子戏,一折一折的,从记述征战、结义到歌颂忠烈,豪放中透出婉约的音韵。

  隆里古城汉戏的风骨,在两折剧目中特质凸显,其一是传统剧目《三气周瑜》,有隆里高古、深厚的雄阔气象;其二是新编剧目《花脸龙》,有来自传统的文化自觉,更有当下的传承情怀。

  在隆里古城,无论在哪个院子、哪条街巷,演哪出汉戏,场子与上演的剧情总是很相宜。隆里古城生态博物馆资料信息中心的天井就是一个古风古韵的汉戏舞台,有花草四面罗列,摆放有纹饰雅致的石桌、石凳和衮龙浮雕的“太平缸”,水缸旁的一块木牌上刻有一句话:“讲述隆里人自己的故事”。天井前面,两边为资料信息中心的“隆里古城传统民居和生产生活”展示区,中间摆放着古城居民平日里用来表演的5条彩龙,天井的后面是清代中期隆里古城风貌沙盘。

  隆里汉戏清代从湖南传入,至今已有两百多年。隆里汉戏类似于京剧,表演时锣鼓助兴,京胡伴奏,生旦净丑俱全,唱词优美,唱腔圆润。清代,隆里“金大诰戏班”、“江天秩戏班”名冠黎平府,常年演出,剧目有《罗成战山》、《夜战马超》、《刘备过江》、《薛仁贵征东》、《岳飞传》、《白蛇传》、《铡美案》、《梁祝》等十几出。

  那戏也是别样的出彩。操弄京胡和司鼓的老人很快“入戏”。随着掌锣者一声铜锣响起,《三气周瑜》的三个角子相继登场。小生周瑜身披盔甲,手执纸扇,一招一式,英气逼人。张飞的饰演者身材魁梧,一副黑脸扮相,一声“末将张飞来也!”,一下把全场镇住。而孙权的妹妹由古城汉戏班子中目前唯一的旦角饰演。

  演出时,锣和鼓表现得很兴奋,在伴奏乐音中,京胡的峭拔和绵长尖音成了主角。最急切的却是铜钵了,那种声调,起初是嘈嘈切切,忽而似洪流翻卷,涛声震天,若千军万马狂奔而来。

  一个族群,在明王朝“调北征南”的烽烟里,由北而南,自东往西,在大西南的崇山峻岭间扎下了根,六百年后,这些屯军的后裔,用抑扬的唱腔和夸张的脸谱,追忆铁马金戈,回望千里乡关。

  “迎故事”展开被折叠的时空

  一个俊俏的“仙子”在众人的仰视中,凌空而来,水袖轻拂,美艳惊人。隆里古城“迎故事”每次出场,都会激荡起观众的欢呼。

  隆里“迎故事”也叫“迎春”,实际上也是演戏,剧情、人物、衣着等与演戏一样,不同的是演出的舞台是活动的。“迎故事”的舞台“故事架”分上下两层,下层木架宽三米,下部以石块堆压,目的是使“故事架”平衡稳定。上层为一根“S”形粗如手腕的坚硬杂木树立中间,高约五米。剧中人物彩妆立于舞台上,他们所穿的衣服,都按照所饰演的人物朝代、身份来订制,以绫罗绸缎制成,色彩艳丽。下层一般三至六人,上层仅一人,为主角,由长相俊美的男孩或女孩扮演。主角立于杆上顶端,“扎故事”的人用布匹将主角身子缠稳。

  “迎故事”一般在元宵节前后,持续三天。演出的剧目有《八仙献寿》、《仙姬送子》、《观音洒净》、《天女散花》、《桃园结义》、《唐僧取经》等,意在驱邪迎祥,祈求风调雨顺、国泰民安,把祝福带给各家各户。每日游演之前,先向各家各户“下帖子”。游演时,众人敲锣打鼓,十六名壮汉抬着舞台在街巷间移动,舞台上的人物凌空游走于古城上空,美轮美奂,所到之处锣鼓喧天,一片喜气热闹的景象。至迎接“故事”的人家门前,将舞台放下,主人燃烛烧香放鞭炮,供奉米花、麻叶、糖果等茶点,接受祝福。

  隆里“迎故事”糅合戏剧、杂技和装饰艺术,以锣、钵、鼓助兴,形成声、色、艺组合表演的流动立体舞台,演绎着一个个美丽的故事,展开被折叠的时空,故有“活动的舞台、凝固的戏剧”之称。

  隆里“迎故事”以色彩艳丽、造型优美、装置奇妙、艺术感染力强而别具一格,每一次“迎故事”,隆里人总要舞起花脸龙、唱起汉戏来庆贺,推演出隆里古城一年一度的文化盛景,吸引着四面八方的游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