黔东南州权威媒体门户网站

 

首页 新闻 政务 图客 视频 文化旅游 黔东南故事 数字报

黄平三岔水:风光旖旎故事多

发布时间: 2020-01-21   作者: 杨明   来源: 黔东南新闻网 编辑: 王槐雪

  

  黔东南新闻网讯 林森飞鸟静,山青云烟闲。谷深水清潺,人去路归远。

  黄平旧州松洞对垭坡、三岔水、阳雀洞、半边庆的十余里小溪沟曲径通幽,两岸青山连绵,森林遮天蔽日。2019年12月26日,仙翁居士一行误入小溪,真是“半里之遥,必有‘桃源’”!之前,未知此处别有天地,有些相见恨晚之感。进得溪来,山转水随,水行山走。近些年修建的水泥路,沿河溪而上,顺山脚而行,葱郁草木映目,青翠森林入云,景色随脚步拉开、随眼睛移动。虽然时值寒冬,溪水进入枯竭期,但溪流不绝、水声不断;弯曲小路向上游延伸,不知道路多远,不知溪流尽头。两岸山岭涌入溪沟,形成了山环水绕的“九曲水来九条岭,九道拐来九座峰”。

  溪中的三岔水,顾名思义就是三道岭岗相会于溪,三条溪水汇于此,形成山水相绕、水山相依。当我俩沿溪溯行,只见翠竹沿溪泛绿,垂腰戏水;树木青黛沿岸,耸入云天。有道是“万物逢春皆吐绿,寒冬腊月草木休”,然而三岔水的竹子依然翠绿,三岔水的树木依旧青青。由于仙翁居士的涉足,惊飞了依水而栖的水鸟,黑白相间的羽翼,一串鸣叫飞离,一线弧式飞跃,消失在溪沟下游。由于咱俩的阵阵惊叹,森林紧裹的小山包中冒出急促的犬鸣,倘若不是狗的鸣叫,岂知山包上栖居着悠闲的人家!顺着一条小径,山包上有一栋乳白色现代别墅、一栋原生态的木质民居,门前有约半亩鱼池,皆是高山木叶水注入。房主向玉文说,“我鱼池里的水好得很,是引自高山森林中的木叶水”。喜喝山泉水的居士拾起管子的水喝了起来,“果然冰凉回甜,好水、好水!”向玉文一家居住在这等清静的地方,悠哉游哉,过着神仙式的日子!儿女已长大成人,在外工作生活,现在家只有他与老伴,随鸟鸣而起,随星星而眠。俩老都是勤快人,喂有蛮多鸡,养有挺多鸭,光吃鸡鸭蛋都会吃腻哟!纵目四周,山水回环,阔叶树长满山岭,修竹舞于门前,树木护于屋后,溪水绕山下,左弯右拐向东流。清晨,旭日出山当屋照,鸟呜林中山更幽;云雾罩岭炊烟起,当日约云雾畅游他乡时,清爽的山风洗涤着溪沟,新绿的青山映入眼目。

  云白雾玉九重岭,山青水绿三岔水。 如此遥远、清静的三岔水,在二十世征三十年代,居然与闻名于世的红军长征邂逅,红军曾经两次走过三岔水。

  1934年10月2一3日,任弼时、萧克、王震率领的红六军陆续从黄平旧州到松洞对垭坡后分两路:左路沿奢香古驿道上鸡爬坎,过花院,越大顶山,上瓮安老坟嘴木孔,去猴场;右路沿三岔水,穿阳雀洞,经半边庆,过瓮安蔡家湾,下老坟嘴,过擦耳岩,往猴场。1934年12月27一30日,中央红军从黄平旧州分三路前进:左路、中路过松洞,于对家坡分道,左路上鸡爬坎,翻大牛坡岭,去猴场;中路走三岔水,上半边庆,过瓮安县十二塔,达老坟嘴。右路由旧州走石牛,上深沟,下浪洞,至瓮安县老坟嘴,往猴场。在三岔水的小溪边,一户杨姓人家房屋依山傍水,二层三间一偏厦木居,木仓、木圈分离,院坝有约60平方米,干净整洁,十分舒适。66岁的杨通祥便是这一小院的主人。他说,据爷爷讲红军两次过三岔水,第一次在农历九月间,天气暖和一点;第二次是阳历十二月底,天气有些冷了。红军服装没统一,有灰色、青色……不过都有红布帽徽和红色领章,人数多得看不着头也瞧不到尾,过了3天3夜。有个别胆大的老百姓跑去路边看热闹,并未受到任何伤害,因为红军满脸笑容,很乐意同百姓交流。有的百姓运气好,还得红军送块把银元、坨把岩盐呢!

  红军过松洞(梭洞)的时候,受当局欺骗蛊惑,小乡街上的人几乎跑光啦。当时,年仅七岁的雷安培也被父亲拉上山林里躲避,只留下雷安培的母亲和幺外婆看家。一部分红军征得同意后驻扎在家里,还在屋里安装一部电台,时常发出“嘟嘟嘟”的声音,当时也不知是啥东西!红军战士为人和善,借锅借灶煮饭,还帮助百姓挑水、砍柴、扫地……就像家里人一样。红军战士说,“红军为穷人打天下,是穷人自己的队伍”“今后,穷人都要得翻身解放、当家做主人、过上好日子”。第三天,红军临走时为表达谢意,送一个白铜盆做纪念,雷安培的母亲和幺外婆乐意收下了这只“红军盆”,一直珍藏在家中,生怕被别人发现。果然,十五年后的1949年,松洞解放了,雷安培家随后分得了田土,自己成了当家人。幺外婆一直铭记红军战士说的话,盼啊盼啊,终于盼来了翻身解放。幺外婆虽然是孤寡老人,但她很幸运、很幸福,活到了110岁。雷安培长大了,走上了革命道路,后来还成为了红梅公社党委书记。

  三岔水这条溪沟,不但留下了红军的足迹,而且还留下了“鱼水情深”的故事。就在松洞往南数里许的张其冲,就发尘过赵金山巧遇红军总司令朱德的故事呢!1934年12月28日,年刚18岁的赵金山答应张参谋为红军当向导,将红军带到瓮安猴场(草塘)。29日拂晓出发时,张参谋发现他赤脚远行,但身边又没多余的鞋子,只好送他一根拄路棍。他带着红军过松洞,穿过森林密布的三岔水,当晚宿营瓮安老坟嘴,30日便到达了猴场,驻扎于一个大宅院里。张参谋花七百钱(7个四川铜板)为赵金山买了一双草鞋,赵金山心里乐开了花。12月31日这天正是阳历过年节,赵金山在院坝里找张参谋,准备辞别于次日返程。此时,一位威武的操着四川口音的首长从屋内走出,乐呵呵地向赵金山打招呼,“小同志,今天过年啦,得肉吃没有?”赵金山觉得这话听起来很像黄平旧州口音,容易听得懂,也非常亲切,笑眯眯地回答,“得吃了,好香哟!”随即这位首长将其带到屋里,抓了一把葵花塞在他手里,随便拉拉家常。此时,张参谋来了,得知其辞别之意,有些舍不得,动员他参加革命,为穷苦人打天下。然而,赵金山说明父亲卧病在床,家中无人照顾,不得不返回家乡。于是,张参谋写了一张便条并加盖了印章递给赵金山说,“等我们打进贵阳后,你来找我。”次日送别时,张参谋还送他一块大洋、一盏马灯。当赵金山返回到松洞三岔水时,当地乡亲告诉说,“中央军(指国民党军)正在松洞缉拿帮助‘红匪’(即:百姓受当局恐吓威胁宣传后对红军的贬称)的”。为了避免杀身之祸,赵金山将张参谋留给的“便条”揉烂扔丢了。但是,那盏“红军马灯”一直伴随其走上革命道路。

  解放后,当赵金山看到悬挂的朱德总司令肖像时,如梦初醒,心里蹦蹦直跳:“原来我在草塘大院见到的那位红军首长是他哟”!立马立正向“朱总司令”行了一个军礼。

  红军与百姓的故事像珍珠般洒落在三岔水这条红军路上,人们又从这条红军路上拾起一个个美丽动人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