黔东南州权威媒体门户网站

 

首页 新闻 政务 图客 视频 文化旅游 黔东南故事 数字报

黄平花院:沃野青青菜花黄 彩云飘浮山水间

发布时间: 2020-03-24   作者: 杨明   来源: 黔东南新闻网 编辑: 王槐雪

  黔东南新闻网讯 “春风摇曳日光碎,漫天金霞做衣裳。万顷油菜花千醉,留住朝阳爱夕阳。”这是笔者遗落在油菜花里的一首小诗。

  2020年春,黄平县浪洞镇花院坦方的油菜花开得特别艳丽,似乎比往年更为诱人:染黄了田野,染黄了山谷,染黄了半壁江水……

  随着春天的脚步,踏青于田野,漫步于河谷,满目油菜花,一路醉花间。

  油菜,在江南称之小季,相对上年秋收大季粮食作物而言,这是亘古的“民以食为天”,重农思维的体现。油菜,从经济角度而言,则算入经济作物之列,其油汁方为植物油,是当今推崇的大面积种植的植物油品种。油菜,又叫油白菜、苦菜,拉丁文名:Brassica campestris L。油菜花为十字花科,芸薹属,直根系,茎直立,株高30~90cm;叶片互生,分基生叶和茎生叶两种,总状无限花序,生于主茎或分枝顶端;花呈粉黄色,花瓣4片;雄蕊6枚,为4强雄蕊。中国和印度是世界上栽培油菜最古老的国家。中国油菜主要分布于中国的西北、华北、内蒙古及长江流域各省(区)。江南油菜花算是田土里面积最广、规模最大、花期最长、开花步调比较一致的花种。对于油菜产区而言“见怪不怪”,但对旅游者来说却是“金色花海”。有人叹曰:“江南春色美,莫过油菜花”!

  今年,让人心湖荡起涟漪的是在乌江和舞阳河分水岭的花院脚下,即乌江水系的二十余里浪洞河、平溪河沿岸。当日,正值柔柔的阴天,十里浪洞岩绝壁在云雾里隐现,浪洞河在峡谷中蜿蜒流淌,油菜花似彩云般飘浮在河水两岸。浪洞岩下,炊烟袅袅罩河岸;牛角滩边,油菜花金色一片。纵目西望,花浪西涌而去,村寨浮于花端:“矗立白墙青瓦寨,浮动金花粉瓣田。清风摇荡花千树,花浪涌来香满天。”

  在花丛间,牧童骑着水牛,哼着牧牛曲,唱着牧牛歌,陶醉于花丛里;脸上带着花露,头上沾满花粉,身上浸着花香;黝黑的水牛挺有节奏地晃动着牛角,啃食着油菜花下嫩幽幽的青草,还有戴在牛脖子上那清脆的牛铃声。这是居士童年牧牛生活的重现,不想在此时挑起了童年的记忆。记得那时,农村学校每天十点来钟上课,午间就是二十分钟休息,下午4点半钟放学,这是当时因地制宜的教学时间,早上就是自然小孩放牛的时候。在东方露出鱼肚白,就牵着牛到油菜田边吃草,这时草叶上的露水未化,牛吃起来又嫩又脆,静悄悄的时候,只听到“唰一一唰一一”的吃草声。放牛挺好玩,牛出圈就穿上牛鼻子,然后踩着牛角,骑上牛背,让牛吃饱喝足后,又赶着牛回家,脚都不用落地。

  当太阳落出鲜红的脸时,牛已吃得半饱啦;当百灵鸟飞窜花海觅食时,地麻雀钻进钻出,弄得一身花露,受到惊动之后,几声鸣叫几个飞跃,消失在油菜花深处。当油菜花边沿的村寨冒出一股股青烟时,知道母亲煮的早饭快熟了。这时,牛的肚窝也渐渐填平,自己的肚子也咕噜咕噜地叫,该是“打道回府”的时候了!当钻出花海时,牛和人周身花露,回到牛圈边,母亲见状哭笑不得。

  “莫让牛钻进油菜田里吃草,把花粉弄落了,扬花不好菜籽不饱满”母亲一边告诫一边催促:“赶快吃饭去上学啦,学校钟声已响了!”好在笔者家坐落在学校边,最多跑三分钟就可赶到教室。其实,每一次跑到教室都是气喘吁吁的,头发上还沾有油菜花粉哟,但是脸上的小酒窝笑得特别圆!

  早些年,花院地势较平坦的坝田都时兴栽种油菜,关田坝、黄泥榜、花院、渡桥的弯弯冲冲都是开满橙黄橙黄的油菜花。油菜开花季节,是仙翁与小伙伴最开心的时候。小伙伴最喜欢玩的就是钻进油菜林里躲猫猫,所到之处惊起一群群飞鸟。当大伙从油菜林里冒出来时,个个都被花粉染成满身金黄……

  近几年,在花院虽然坝田不种油菜,而在山区的塝塝田却有零星身影。每当油菜花绽放时,万山丛中一片黄,金黄油菜花与青山、绿草、密林、茂竹构成一幅幅美丽的画卷。

  何谓真山真水之美,咫尺之遥;何谓油菜花开之美,在水一方!

  在一泓平湖之滨,观湖上蜃景,不一样视角,不一样的感觉:一叶轻舟横湖心,独钓深水春江鱼,与其说春光垂钓不如说锦上添花。风平浪静时,青山倒影、黄花映水。一对鸳鸯自远飞来,降落在湖面上,划破了如镜的湖面,泛起粼粼波纹,令整个山水晃动起来,击碎了一帘幽梦。当湖面风平浪静之时,一幅让陶醉的“江南春光”图又呈现在视野里!

  在河水北岸的花海边沿,一股春耕青烟扶摇而上,似擎天之柱,仿若花海冒出的青云,又似苍龙出海。有道是,“金海波涛兴,苍龙出海浴!”

  翁岩,一片金海照青山,雪练飞挂悬崖边;平溪,龙头山欣赏金海,丹霞峰描绘彩图;十里飞岩苍穹舞,金粉花露映水流;懵龙宫,千年卧龙藏深宫,油菜花香自然醒!相传,明朝朱允炆落难时,隐居浪洞米宝寺,欲建都于浪洞,在“喊龙”仪式上,“九龙响应,一龙懵睡”,就是因为这条懵龙坏了朱允炆的东山再起。但是,懵龙梦里闻到油菜花香,也自然从千层梦中惊醒。又传说,朱允炆的一个同胞妹随行至浪洞,隐遁于花院尼姑庵,后来病逝于皇妹山,此山因故而得名。故事神秘传奇,但油菜花更令人着迷!

  在花院北去十余里,油菜花撒满浪洞河峡谷,飘溢出一河幽香。往年春天,花院湖畔也是花满梯田、香气满湖,惹来百鸟争鸣,诱来蜜蜂千里寻觅,酿出千层蜜糖,署名“油菜花蜂蜜”“嗡嗡嗡……”蜜蜂顺着花香来到花海,在花丛间忙碌釆蜜,釆尽每一树油菜花,釆尽每一朵花蕊蜜,然后一身金粉,一身花香,返回遥远的蜂巢。

  当晚,笔者夜宿鸡爬坎,做了一个遨游油菜花海的梦:油菜花像彩云般从峡谷飘向山坡,从田坝飘向山间;那金灿灿的油菜花像云毯铺满花院湖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