黔东南州权威媒体门户网站

 

首页 新闻 政务 图客 视频 文化旅游 黔东南故事 数字报

沙包秋色美

发布时间: 2020-09-08   作者: 杨明   来源: 黔东南新闻网 编辑: 王槐雪

  

image.png

  沙包秋色

  初秋,沙包沉醉在秋色里,仿佛一夜之间,秋色将层层梯田浸染得金黄,翠荣、老贵家的一个电话,惹来了一天的“麻烦”:

  一行七八人驰骋80余公里,就是盯着牛圈边的哪窝小牛角蜂而来,瞅着稻田里那些鲤鱼而至,其实就是为尝秋而聚。

  沙包,坐落在黄平浪洞花院湖畔、花院河北岸,这里的森林覆盖率起码达85%以上,除了耕地、院落外,几乎是一片翠绿色,当然除了正在由青变黄的稻田外,因为近段的秋老虎发威,让稻谷一天比一天黄啦!

  翻越犀牛塘,放眼西去,远山如黛,金稻镶嵌在河谷、点缀在山间。翠荣、老贵家就掩映在大山右侧的半山腰,车子穿梭于林荫道,十余分钟便到达院坝边。翠荣、老贵家单家独户。加之,近几年政府好政策,水泥硬化路直接到院坝边方便得很,院坝和房前屋后也坎成水泥地,很宽敞很干净很清爽!这里环境不错,房屋四周满目青山,郁郁葱葱。于屋前眺望,青山重叠,稻田吐灿。院坝边长有一棵梨树,树枝挂满了梨果,惹得客人心痒不已。

  梨树旁边,有一丘冬瓜田,冬瓜滚圆滚圆的,灰白色的冬瓜散结于地,颇似天外来石,若不是有一个未成熟的青黄色冬瓜吊结树枝下,晃眼还真以为是散落于地的石头呢!虎背熊腰的道兵摸着圆溜溜的冬瓜,好奇不已,征得主人同意后,采摘一个稍小的冬瓜,抱举于头顶,犹如两个重叠的冬瓜。地里的冬瓜最小的也有30来斤,大的有60斤左右。据介绍,附近有人家种植的冬瓜最重的有100来斤。 正当大家忙得不亦乐乎时,主人家已经准备好了一桌丰盛的中餐:一锅旱鸭肉、两盘烧辣椒,还有山药泡酒,乐得酒仙们笑逐颜开。

  “的的一一”,一辆摩托车从林中梭出来,停在凉幽幽的树下,老贵请的捕蜂师傅吴小松来到了。小松家就是搬进城去住的人家户,但他很留恋沙包,常常回沙包来转悠,觉得还是沙包好!

  骄阳似火,怒蜂如潮。捕蜂师开始行动了,捕蜂者一身防护服,如同太空登月者,观察一会说,“蜂巢很大呢,赶快搬楼梯来!”蜂巢位置是有点高,不便操作使劲。刘燚火速搬来木楼梯,但却不敢靠近,放在土坎上便离开了,生怕被蜂子攻击。这次小松应邀来捕蜂,他带的防护服很好,穿好防护服,拿起锄头便挖掘起来。蜂巢建在土坎上、杉树脚下,蜂巢洞口不大,但有好几个进出口,进出蜂子不会闯车。他像大熊一般刨开了洞口,面对蜂子袭来毫无畏惧,迅速用纱子塑料口袋设在洞口,一部分冲出巢穴的蜂子窜入了袋子里,然后立即将袋口扎好,被困小牛角蜂拼命冲出,但无济于事。“天天开心”想打开口袋,把蜂子装进矿泉水瓶里。谁知不小心,被蜂子蜇了一针。好在没蜇到关键部位,否则也够喝一壶的。

  此时,刘燚来报告:“稻田水快放干了,赶快去捉鱼!”大家听到新节目马上开始,纷纷前往山里的稻田捉鱼。

  去湾子里抓鱼,要穿过一片林子。这条路挺平缓,森林茂密,太阳根本照不透,清风袭来,凉爽不已!我们踩着清脆的木叶,一路纳凉一路拍照。此时,田水正在哗哗流淌,老贵叫把泻水口开大点,田水还深得很,难得捉到鱼。大家围在稻田边观察着鱼的动静,一只鹞子在天空上盘旋,也许在注视着人群的一举一动。稻田里的水越来越浅,偶尔听到鱼儿摆动的声音,但一时见不到鱼儿,因为金黄的稻子把田封得严严实实的。只在田坎边见到被鱼啃松而漂在水中的稻根。鱼,一般朝深水区钻或随流水游动。

  西斜的太阳照射到金灿灿的稻田上,明暗线条较为分明,大伙有点沉不住气了,“可以下田捉鱼啦”!刘燚是捉鱼高手,率先下田寻鱼;老贵挽起裤子,钻进稻谷里四处找鱼……受到惊动的鱼开始躁动起来,四处奔窜:一时窜东一时窜西,有的已窜到缺口处,发现不对头又立马杀了回马枪,因为泻水口有竹栏堵塞,一般少有漏网之鱼。正当大家翘首以盼时,刘燚抓到一条约有3斤左右重的鲤鱼,身上鳞片光亮、红嘴红尾,摆动不停,妄图逃脱其手掌,但已被丢进早已备好的水桶里。懂鱼的都说,赶快再装些田水。外行者却说,去添些清亮水,田水太浑了。其实不然,田鱼早已适应田水,突然更换清水,可能不太适应,当然山里的清泉水问题不大,但城里放有漂白粉的水管水就很容易死鱼。

  沙包的田喂鱼特别肯长,五月份才放的鱼苗,八月底就长到这么大了!看来“凤凰湾的泉水,沙包的鲤鱼”不是徒有虚名,这是值得骄傲的,可以成为一张名片:“沙包田鱼”。一会儿,老贵也捉到一条2斤左右的鲤鱼,高高地举起头顶、冒出稻谷面,迅速走到田坎边,小心翼翼地把鱼放入桶里。一些捉鱼体验者,鱼刚刚捉到手里,一不小心又打脱了,溅得满身泥水,留下一脸可惜,惹得大家一阵欢笑!

  “不捉了,留一些守田。”大家看到一桶拥挤、奔窜的鲤鱼都在说。老贵却说,“要捉完才行,田里边已经没有水添了。”说得也有道理,入秋后雨水少。

  前面的人提起鱼桶飞跑,后面又刚刚抓到两条鲤鱼的人紧追。鲤鱼放在清汪汪的山泉水里,受伤的鲤鱼也恢复了元气,轻快地游动起来!

  看到一条条红尾鲤鱼来回游动,个个拿着手机拍个不停。

  太阳已经快要落山,一束束斜阳洒在院落间,此时,院坝中正上演了一桌鲤鱼加蜂蛹宴,喝酒的喝酒、吃饭的吃饭,让大伙尽情享受。翠荣、朝兰的手艺不错,弄的是油炸鲤鱼,辣椒炒蜂蛹;老贵献上的是金钩莲加红火麻泡酒,着实让大伙大饱口福!我们不喝酒,却不声不响地猛吃蜂蛹,有的是马上要出蚕的蜂子,有的还是白生生的蜂蛹,还有点辣辣的味道;正宗的鲤鱼,也不用说了,已算提前吃上“七月半”鲤鱼了,真是香不可言!今天,吃得超量了哟,不管那么多了,吃了这餐再减肥吧!

  此时,霞光已在沙包的东山面涂上了一抹浓浓的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