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报

 

投稿电话:0855-8237691 邮箱:qdnzxw@163.com
返回首页 社会新闻 人文风情 主题策划 视觉故事 随手随拍 自然风光
更多图组

已到第一张图片了。

重新播放

其他图组

已到最后一张图片了。

重新播放

20年前,他们“从杉木河漂到洞庭湖”

发布时间:2021-05-07  作者: 奉力 寇启伟   来源:黔东南新闻网 编辑:潘信屹

  没有掀天锣鼓,没有轰轰烈烈,县委宣传部副部长宋永泉、县旅游局副局长奉力和几位同事、县宏达旅游公司经理朱毅和黔东南州电视台两位记者给他们送行——2001年4月14日上午9:00,施秉杉木河漂流护航员邱平、邱建平、张羽刚、王小江4人自愿组成的漂流队及《贵州都市报》记者寇启伟,踏上用绳棍捆绑成排的4只漂流用皮筏,从杉木河的聂家堰出发,开始了预期一个月“从杉木河漂到洞庭湖”的壮举。

  邱平,县城西街人,时任杉木河漂流护航员,37岁。从小就有“玩河”的爱好,到当时的年龄已经积累了丰富的领航经验。不是任务,没有强迫,就凭着他对家乡的爱、并把这爱转化为宣传施秉旅游资源、提升施秉知名度,在县委宣传部、县旅游局和施秉宏达旅游公司的支持下,带着志同道合的三名同行,开启了这趟当时被不少人认为“不可思议”之旅。

  十分感谢的是,当年的《贵州都市报》社领导知情后,特派记者寇启伟同时踏上皮筏,全程跟踪,每天用“傻瓜机”记录了漂流宣传队的“日常”。遇有上岸的机会,就到地方上给报社发传真;连续漂流时,就用当时很少、报社调配给他为这次活动专用的记者热线手机,将简讯电话念给都匀的同事文隽永,请他记录后传真到报社,报社开辟的小专栏“从杉木河漂到洞庭湖”就基本上实现了天天更新,对报道这一特别之旅、宣传施秉起到了积极的作用。

  根据“专栏”每日简报和行程中邱平他们上岸在地方上打来的电话得知,他们除了航程顺利外,就是感觉特别的累了。

  “我们不怕水急滩险,到武陵旅游局‘签到’时,那边旅游局的同志告诉我们:有一段叫‘王丝洞’(音)的地方滩险水急,要我们千万小心保证安全,我们记住了。一路小心前行,谨慎观察。过了一段七弯八拐的激流后,更急的地方没有出现。待到前行遇到一条渔船,问到‘王丝洞’还有好远时,船老大告诉我们:已经过去两三公里了。我们几个蒙了几秒钟,回过神来似乎都在说:就那……叫险滩啊!”邱平讲起这个“故事”一脸的……的笑。

  他接着说:“我们怕的是水库。河道上水流缓急交错,有快有慢,山光水色也因变换而新鲜,不是感觉十分累。但是在水库湖面上就不同了。我们进入武陵溪水库时,从早晨起航到下午天黑,还在看见水库大坝对面的那座山,感觉真的很沮丧,‘啥时候才划得出去哦!’泱泱湖面,长时间处在阳光下,有了头晕目眩的感觉,我都觉得快受不了了,但没得退路,只有硬扛。花了8天,8天嘞,才出水库。上岸,精疲力竭的大家休息了一天。回想起,连我这个老艄公都还有点‘后怕’呢!”

  漂流队日漂夜息。

  早上起航,中午,不是正常意义上的12:00哦,而是看势而行,哪里方便就在哪里靠岸,为了节约开支,尽最大可能捡柴做饭。饭后又起程,太阳落山又择地安营。如果营地四周没有柴草,才舍得打开随船带着的液化气罐……全程31天天当房、地当炕,或在石崖下打开行李囫囵而卧,或在砂石滩或草坪上撑开油布避雨而眠……一两天的野营露宿尚可视为“驴行”吹嘘,但整整31天,不是一般人能及的,其苦,难以言表。

  每到沿途县城,邱平他们都要上岸,到当地旅游或政府部门“签到”;散发施秉的宣传资料;购买口粮和蔬菜。邱平说,沿途的16个县他们都去“报到”。

  每到一处,人们关注他们扛着的旗帜、看他们的《介绍信》、听他们的计划,看到他们强打精神下显出来的一身疲惫,都觉得不可思议并表示佩服,为此都毫不犹豫地给他们“打卡”。在桃源县旅游局“签到”后,该局的领导特邀漂流队全体人员免费游览了该县的景区“桃花源”。就这,令邱平们好生感动!

  爱家乡的情怀、年轻人的冲劲,加上武陵溪水库大坝下农家主动、热情地给他们提供憩息、帮他们烤干衣服和沿途人们给他们的赞许,以及本来作为“旁观者”的寇启伟记者的同甘共苦,使得他们干劲倍增。

  冒风雨展臂划船桨,顶烈日扛筏下大坝,风餐露宿31天,4月14日,他们终于胜利到达目的地——美丽的洞庭湖。他们振臂呐喊,他们泪流满面,哽咽中他们却都笑了!

  说起这次远征,作为“领航”的邱平先讲到的不是“效果”,而是坚持:邱建平、张羽刚、王小江几个感叹“没有想到这么累、这么寂寞”,却没有一位表露出后悔和退缩。这位不怕风不怕雨的大男人眼里含着泪花说:“我个人坚持是到达不了洞庭湖的,有了他们,给了我坚持的责任和信心,我要谢谢他们!”

  邱平更说:“我们要感谢《贵州都市报》的领导,他们为我们安排了寇启伟老师。32天他与我们同甘共苦,我们几个都是水里泡大的不觉得恼火,他却是脸都被紫外线晒脱了皮,这不是一般人能坚持下来的,我一辈子记得他!”

  近日与寇启伟先生电话聊天回忆那年那月,他说:“有幸作为随行采访记者,我见证了沿途的艰难险阻,见证了4名护航员团结一心克难而上的水手精神,分享了他们胜利的喜悦。当年年龄最大的是37岁的队长邱平,年龄最小的是20岁的队员王小江。也许,那时真是年少轻狂,才有了这次‘不可思议的漂流’,丰富了我们的人生。”

  ——借“从杉木河漂到洞庭湖”20周年之际,谨以此文对所有关心、支持这项活动的人们,尤其是怀化市鹤城区旅游局杨兴胜一班人、怀化市传媒人米来富先生,施秉县鼎力赞助商宏达旅游公司,特别是漂流队的5名勇士对施秉的宣传表示诚挚的——感谢!